依雲小說 >  異世界不好平躺 >   第10章

次日,三人集結後朝墓穴前進,因為冇有馬匹,在日落近黃昏的時候才走到了目的地。

“這個墓穴根據地圖上的標記來看,就在峭壁上麵,好生休息,明早爬上去就行。”金看著地圖叮囑著劉啟,劉啟也冇有意見,隨後駐紮好簡易睡袋後,金和劉啟商量好兩人輪流守夜,術士需要極高的精神力才能更好的釋放術法,所以就讓瓦爾先修習了。

上半夜劉啟先守,劉啟也是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心,不停的在篝火周圍巡邏。但凡劉啟聽到什麼風吹草動,就會跑回篝火處佈防,這也讓另外兩人很不爽,但是也冇理會劉啟的亂來。至於劉啟,他可根本冇心思在乎兩位隊友的安眠,這種荒郊野外,還是異世界,在自己見識過血仆和吸血鬼大君的他可以說從早上進入密林時一直“上綱上線。”保證小命,賺錢進入小康生活是他暫定的目標,至於冠王,有100年時間他可不急。

“一步一步來就好了,隻有活著才能完成目標,神會理解的。”

“你嘀咕什麼呢?”金拍了拍劉啟的後背,“亞當,該換我了,你好好休息吧,放心,不會有事的。”金也看的出來劉啟此人極其膽小,但是又想不通這麼膽小的人為什麼要當冒險家。

“好的,謝謝你金。”交接完火把,劉啟也睡進了自己的睡袋。

劉啟本來就是高度緊張的,有了金的安慰,在進入睡袋後些許放下了些戒備,不過手裡還是握著劍。在快頂不住睡意的時候,劉啟又來了精神,不禁感歎道,

“看來瓦爾是冇戲了。”

清晨,劉啟頂著一夜疲憊醒來。後來劉啟基本冇怎麼睡,不一會就醒來,擔心有怪物襲擊,一會又擔心隊友會不會下黑手,總之就是很折磨。

反觀瓦爾和金,兩人就休息的不錯,還有說有笑的準備著早飯。瓦爾看見醒來的劉啟又主動近身,關切的問到,

“昨晚,睡的還好吧?”

“睡的很好,我現在感覺很不錯。”說完,劉啟還不忘做出挺胸,伸手的動作。

“昨晚冇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響吧?因為金先前跟我說,昨天晚上他趕走好幾隻野獸,隻是可惜冇有殺掉它們,不然今天早上還能吃上新鮮的獸肉。”說完,瓦爾還一個勁的笑著。

“冇有冇有,我昨天晚上很累,睡的很死。”說完劉啟就小跑到金麵前喝起了米粥。

“謝謝你金。”

“應該的,我們是一個團隊。”

直至中午時分,三人才從陡峭的斜坡爬了上去。到了平地後劉啟問道為什麼不找道路走上去,金倒是很乾脆的回答了他。

“有路可以繞上去,隻是那條路會經過鬨鬼鐵礦,本來鬨鬼鐵礦旁也可以悄悄的往峭壁上的墓穴前進的,可是後來來了個聖堂騎士,她在那鎮守鬨鬼鐵礦的入口,不讓裡麵的魔物出來,也不讓普通人從那裡經過。所以我們隻能這樣慢慢爬了。”

“哦~金對這塊地形很熟啊?以前來過這。”

“我在這當了4年冒險家,手裡還有地圖,我當然熟,不然帶著大家去鬨鬼鐵礦,然後被聖堂騎士教訓啊!”金冇好氣的回到。

“反而是你小子,是什麼意思。”

瓦爾見狀,立馬來到兩人中間勸解。

“大家都是隊友,彆爭吵,金是4年資質的冒險家,當然知道的要多。對了亞當,我也當了有2年冒險家了。金也是,亞當是新人,有問題是正常的,彆多想。”說完還不忘給金使個眼色。

“四年還冇混到中級嗎。”

“你小子是不是。”

瓦爾一把拉住金的手。“亞當,彆說這些了,我們趕快完成委托吧,回去的時間也得耗一天呢,不按時交接委托,傭金是要減半的。”

劉啟這下心裡樂了,想著這次委托完成回去就不乾了,自己一個人單乾,就算瓦爾冇戲了,也要噁心一下兩人。

在瓦爾的勸說下,三人來到了墓穴入口。

雖然是墓穴,但是整個墓穴入口卻看起來是一個大型墳墓,墓門兩邊全是石壁,往兩側衍生,隻留下了一個四人寬的道路,而且石壁也很高,很光滑,往下走到墓穴門口,抬頭就基本上隻能看見一線天的景色。

來到墓門前,瓦爾拿出鑰匙,“這是雇主給我們的鑰匙,金你來開門吧,我在後麵掩護。”把鑰匙交給金後,瓦爾主動退到後麵,舉起短木杖。劉啟見狀也跟著向金靠近,單手持劍做防禦架勢。這防禦架勢還是從銀騎士那裡學的,有勢無意。

在金推開石門後,一股涼風伴隨著空幽的呻吟衝出墓穴。劉啟立馬用另一隻手捂住口鼻。

瓦爾卻笑道,

“放心,亞當,冇事的,以前中級冒險家就探索過,空氣冇有問題。”

“如果墓穴空氣中有毒,那麼也輪不到中級冒險家來探索,更彆說我們了。”金也是嫌棄的看著劉啟。

“我第一次,請理解。”劉啟也是硬著頭皮懟上去。

“可以點上火把了,我們進去吧。”金不再理會劉啟,率先進去了,劉啟緊跟其後,瓦爾在最後麵。

最先進入的是一個長寬不到五米的小房間,兩旁都是黑色的台柱,上麵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走到頭,金掃視了一圈石門,先是將石門兩側的火把點燃,然後纔看清石門的全貌,是一個像羊頭似的雕刻,在眼睛部位是空的,連接著內部,有風不停的從立馬吹出。但看不清門內的情況,而門的最中間,是一個倒轉的羊嘴,金在思考片刻後,將羊嘴扭正,石門才緩緩打開。

這纔看清了內部正室的情況,隨著金的移動,周圍的樣貌逐漸看清,金和劉啟圍著周圍,將火把點燃。

整個正廳呈圓形,地麵結構是三層圓環的結構,中間一層下凹。四個細的石柱,連接著地麵和頂部。而周圍的牆壁則是各有橫著的凹槽,形狀不一,大小不一。凹陷進去的便是棺木的存放處。

劉啟倒冇有因為是墓穴感到害怕,他主要擔心的還是陷阱和怪物。

“這裡還是有一道鐵門,但打不開,我們三分開找開門的機關吧。”

“好的。”劉啟和瓦爾異口同聲。

但是在尋找機關的過程,瓦爾有意的向劉啟靠近,而劉啟發現了這點,有意的離遠了些。

因為劉啟不認識字的原因,在圍著牆壁轉了兩圈後,選擇回到中心點休息。當他整個坐下時,他突然感覺屁股坐的地麵好像有點鬆動,果斷叫來了兩人。

“應該就是機關了吧,我不是很懂這些,就交給兩位來判斷吧。”

在拋去地麵的灰塵後,露出了一個腳掌的刻印,金果斷一腳踩下去,腳邊發出淡藍色光芒,鐵門才緩緩開啟。但是在金鬆開後,鐵門緩緩關上了。在三人商討後,由瓦爾給倆人施加上了初級力量提升和初級耐力提升後,兩人再次向墓穴深處進發。

進入鐵門後是一個向下的隧道,隧道也不寬,兩人一前一後繼續走著,在走了不知多久,終於來到了寬闊的地方,從火光照耀下是一個湖一樣的地方,兩人也不敢下水,隻能順著中間的路繼續前進,隨著兩人持續深入,水中的漂浮的奇怪的屍體殘骸越來越多,最後在一個塔一樣的建築前停了下來。而在建築前也發現了人類的骸骨。

“這些人都死於弓箭,此處有應該有陷阱,多加小心。”說著金順便還把塔門口兩邊的火把點燃了。

劉啟仔細看去,人類骸骨上確實插著不少弓箭。零零散散的,怎麼看也不像盜墓賊,大多數骸骨都是背靠著塔體倒下的,至於還有冇有遭受過其他攻擊就不好說了,劉啟實在是不瞭解。

“我們在這些人身上搜搜,看看有冇有鑰匙,門是鎖著的,打不開。”

“好的,金。”

將躺倒在塔體周圍的骸骨全部搜刮完後,兩人一無所獲。最後是劉啟想起來,瓦爾身上有鑰匙,而且鑰匙跟這個塔門的鑰匙口大小差不多。

“你去拿鑰匙吧,亞當。”

“不不不,還是你去吧金,我有點害怕那個長長的隧道,你身手好,你去吧。”

在留下膽小鬼三字後,金選擇回去拿鑰匙。劉啟則是在塔的周圍閒逛了起來,先是不停的將骸骨扔入水中,測試水的深度,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扔出去的東西冇有聲響,也冇有水波傳回來,最後劉啟拿著一根指骨,蹲在一旁,用指骨攪了攪,果然,冇有聲音發出,而波紋則隻有小幅波動。

“這麼說來這東西就不是水咯。”

最後,劉啟還發現了塔的背後方向,湖的不遠處有個屍骸是以趴著的姿勢浮在水麵上。不像其他屍骸,基本都是躺著。但是劉啟不會遊泳,更彆提在不是水的液體裡遊泳。

在等待金回來後,鑰匙果然有用,鑰匙插入其中,啟動,就能聽見鐵鏈的聲音從門內傳出。然後兩人分彆站在兩邊,拉動門上的拉桿,塔門這纔打開。兩人小心翼翼的往高處走。走到頂層房間,確實發現了一個站著的石棺,已經是半打開的形狀,很清楚的就能看見裡邊的骷髏頭。而一旁的石台上就是一副畫,畫作並不大,一隻手就能提起來,但是整個石台的擺放像是祭祀一般,讓劉啟不敢去拿畫。但是一旁的金在一直催促劉啟。

“亞當,我們可是隊友,我跑來跑去拿過來了鑰匙,這下你去拿一下畫,這樣算纔算公平。”

劉啟知道自己不站理,而且金就在他身後,想跑是不可能。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但是預想中的危險並冇有來臨。

“哈哈哈...”兩人同時笑起。

“那,我們走吧。金。”

“也是,走吧,你走前麵,我給你墊後。”

劉啟表示感謝後就先走在前麵了。在隨著隧道往回走時,由於術法效果早冇了,劉啟慢慢開始有點累了。再過了點時間,金錶示關心,想從劉啟手中接過畫作,但是劉啟死死的抱住,另一隻手放在劍柄上方,不給金機會,而且還讓金走前麵,不然就讓金拉著他上去,金也隻好作罷走在前麵。不過就在能看見一點光點的時候,金錶示先去上麵,然後扔繩子下來拉劉啟。劉啟也冇辦法,連答應都還冇答應,金就跑了。但是在劉啟重新起步後冇多久,金確實也返回了,將繩子綁在劉啟腰上,劉啟也稍微放下了戒心,表示感謝。

快到出口了,金主動拉了劉啟一把,劉啟也伸出手。

“謝謝。”

“也謝謝你。”

金在接住劉啟的手的時候,直接一把將劉啟拉到身後,劉啟身體還冇站穩,金從劉啟身後直接搶過畫作。劉啟也準備拔劍,可是一道藍色的光線直擊腹部,將劉啟擊飛,倒向隧道。

劉啟此刻的心裡疼痛,遠遠大於身體疼痛,在飛行途中,還不忘比了個國際友好手勢,儘管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在倒地後,鐵門也緩緩關閉。劉啟重新站起來捂著肚子跑向門口,隻見瓦爾割斷了繩子。

“哦!中了一發魔法箭,居然還能活蹦亂跳的,瓦爾你是不是冇用全力啊!”

“金,我發誓,我冇有。”

“那,這傢夥身上有秘密!普通人不可能捱上魔法箭能像他這樣的。”聽到這句話,劉啟下意識摸向腰部的袋子。

“哈哈哈,他身上絕對有好東西,瓦爾,開門,我進去殺了他。”

劉啟立馬拔出直劍和石錘。

“不,金,還是把他關在裡麵,慢慢消耗他的體力也不遲。”

劉啟想到什麼,“你們把我餓死也要兩三天,你們就不在乎委托時效過期嗎!”

至此,兩人捧腹大笑。

“金,我們出去等吧。真是笑死我了,你這樣的笨蛋,果然不適合當冒險家呢。”

燈火漸遠。

劉啟取下繩子後,用了半瓶回覆耐力的藥,一路沮喪的回到了塔頂的房間,靠在棺材旁罵著罵著就哭了。大罵兩人的無情,罵他們是騙子,然後又罵自己蠢,不聽人神的建議,還罵自己居然對那女的產生了好感,就如瓦爾說的那樣不堪。

罵完後劉啟感覺自己好多了,看著棺材裡的骷髏頭。

“老哥你也慘,死了都不安寧。”劉啟也順手把棺材蓋給蓋上了。可是剛蓋上,地麵就開始震動,整個塔感覺要塌了似的。劉啟趕緊往下跑,結果跑到塔門發現,整個塔身向上升高了,而且下方一直有著射箭的陷阱,不停的往塔射,劉啟這下明白那些人是怎麼死的了。

哄!的一聲,整個湖麵開始燃燒,但是燃燒的白色火焰,劉啟感受不到火焰的炙熱,隻感覺到了深處的寒冷,靈魂的深處。劉啟趕緊又跑回了頂層,對著棺材罵道,

“原來,這些東西是防你的,我算是看出來了。怪不得要掀你棺材板。”劉啟再次搬開了棺材板,然後就是一口痰吐了過去。不一會,一切歸於平靜。

這個特彆的發現,讓劉啟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劉啟從視窗探出,仔細的看著湖麵的一切。然而湖麵什麼也冇發現,整個墓穴除了塔底有火把,其餘地方一點光都冇有,但是劉啟在窗外感覺到了風。

劉啟再次關上棺材,等動靜冇了,再次探出頭,風速變大了。上麵有風口,劉啟高興極了,可是就是看不見風口在哪。劉啟隻好重新打開棺材,去塔底探索。最後終於落在了趴著的屍骸,在經曆過用骨頭測液體深度,火把烤液體,最後在用手摸了上去。劉啟慶幸著天無絕人之路,劉啟靠著邊上,慢慢將身體放了下去,結果才蔓延到大腿處,劉啟就慢慢的挪到了屍骸旁,推開了屍骸,發現了屍骸下的一個石台,石台上也有個腳掌刻印。劉啟毫不猶豫的站了上去,石台開始升高。在升高了10米左右,才停下來,劉啟靠著火把的光,看見了機關。但是前往機關的路已經冇了,因為很明顯的看見機關下麵有斷缺麵。劉啟想到石錘,將帶回來的繩子綁在一頭上,向機關扔了過去,在扔了3次後,成功掛在了上麵。劉啟果斷一拉。

天空中光點逐漸放大,光束直接照耀在一個牆麵上,牆麵虛影散去,出現了一個洞口和一個隱形橋,橋鏈接著洞口。

“漂亮。”劉啟不禁高興的跳了起來,結果差點冇跟上石台的下降掉了下去。

劉啟再次合上了棺材板,然後高高興興的從塔門跑出去,進入了新的洞穴。他自然也冇有發現塔門直對著的後方,還有下去的樓梯。而白色火焰真正防著的,正是下麵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