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養成係收容所 >   第9章

收容物是什麼,帶有編號嗎?

「奇詭之物,隨機出現。」

超凡為何不算收容物?

「收容物是超凡中的奇詭之物。」

許夏她?

「異世而來,掌控意識,施加人格,為何不算?此世她的身體還是凡人。」

這是許久前一個夜晚發生在唐煜腦海中的對話。

……

“頭兒,望城街出事兒了,有超凡者當街殺害三個普通人!”

中年人把手裡的煙夾滅,站起身,走出吸菸室。

“現場控製住了嗎?”

“訊息無法封鎖,今天是夜會,有相當多的人目擊到那一幕,現場已經拉起封鎖線了。”年輕人趕忙說道。

“哦,那就讓崔東華、肖宏立倆小子加加班,把監控裡拍到的所有目擊者清掃一下記憶。”中年人隨口說道

“在這之前,讓肖宏立先定位那個超凡者。”中年人撇撇嘴,“總有些腦殘喜歡挑戰華夏的底線。”

“不知道是夢神,還是異科,又或者是其他什麼組織。”

他低頭看了看手機。

“喲,七月一號,是個好日子,適合殺些屢次三番挑釁的宵小。”

“對了,記得讓老江溫酒煮麪,放小蔥,不要香菜,記住,彆讓他放香菜!”

……

無線傳訊器裡傳來一箇中性的聲音,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怕是很難第一時間分清性彆。

“頭兒,人犯位於望城街16號旁的一個小巷裡,那裡是一個死衚衕。”

……

唐煜抱了許夏一會兒,感覺她的身體不再緊繃後便鬆開了她。

“哭什麼,臉都哭花了。”

唐煜拿出紙巾替她擦了擦,至於為什麼他身上會常備紙巾,這還得源於小學時的一場感冒,那時候人緣不太好,光顧著學習,結果感冒了到處找人借紙,但誰都不借,擦鼻涕冇有紙,對於已經有了輕微潔癖的他而言是場災難,從那以後,這個習慣就漸漸養成了。

“走吧,我們回家。”

“嗯。”

兩人拉著手便向小巷外走去。

但就在要出去是,唐煜的耳朵裡突然響起一陣嗡鳴。

不去管它,唐煜抬腳就要走去,但卻發覺腳尖抵到了一截硬物。

「警告,宿主身邊有超凡者潛伏,請務必小心,係統還冇有活夠!」

唐煜頓時警覺起來。

十有**是剛纔在外麵的那個魔術師。

他用手觸摸了一下前方。

空氣牆。

唐煜心下一沉。

死衚衕,空氣牆,不用多想,對方是要殺人。

唐煜將許夏護在身後,警惕地看向後方的黑暗。

許夏也偷偷用手摸了摸那處空白。

是牆。

意識到有些不對,當下也不敢出聲。

“發現我了?”

果然是那個魔術師。

穿著燕尾服的男人從黑暗裡走出,巷子外的光照進來,讓他們看清麵目。

他的手上拿著一顆心臟。

難聞的血腥氣讓許夏皺眉,同時身體也忍不住地顫抖起來。

唐煜稍稍握緊了她的手,順便拍了拍手背,用精神與她建立交流:“不要害怕,你越害怕,對方越容易針對你。”

唐煜不回答他。

男人並不在意,他一點一點將心臟捏碎,血從手掌滲出,然後將它抹在臉上。

他臉上扯出笑容。

“小朋友,我們來做個交易吧,讓你身後那位漂亮小女友把我臉上舔乾淨我就放你離開,怎麼樣?”

許夏身子不由一緊。

看著那滿臉的血跡,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好噁心……

他……他會怎麼做……

她不禁在身後盯著他。

唐煜挑了挑眉。

然後說了一句讓另外兩個人都懵逼的話!

“你要不要撒泡尿洗洗你的眼睛,我不明顯比她更好看嗎?!”

聲音理直氣壯。

男人愣了愣,然後鬼死神差地真的仔細打量起唐煜的臉,然後得出結論,“你說得對!”

“但是我拒絕!”

唐煜眼簾微垂,心理暗示施加失敗。

感受到背後少女的不安,唐煜不禁有些無奈,看來她的世界是一個很少有爭鬥的世界,至少她的生活很平和。

他本來想通過給他施加猶豫人格,讓他產生猶豫,動搖殺心,但對方似乎有些過分的強。

意識掌控估計隻有瞬間的機會。

而且使用後,我必定會陷入虛弱。

如果我強製讓她發動意識掌控的話……

她會虛弱,但我帶不走她,隻能自己離開。

二選一……

不,大概是死局,對方難說不敢再次當街殺人。

“小朋友,考慮好了嗎?”

那個人的笑讓唐煜有些膈應。

好想……

弄死他。

“考慮好了。”

許夏望著他。

他會……讓我過去嗎?

“來,小朋友,說出你的答案。”

一張染著血的紙牌在他指尖旋轉。

“當然是讓她……”

許夏踉蹌了一下,露出苦澀的笑容。

我是在期待什麼嗎?

“好好躲在我身後啦。”

唐煜鬆開抓住許夏的那隻手。

他露出怪異地笑容。

許夏會在枕頭下藏著刀,但唐煜不會,他隻會隨身帶刀。

他曾說過他們同病相憐,這並非安慰的話語。

一個十一歲的孩子一個人生活了六年,他的事情多多少少有傳出去,這樣對象,可正是那些混混最喜歡的了,年齡小,代表著孱弱,而他身負钜款,一輩子不用為錢發愁。

這種對象不下手,還對得起混混的臉嗎?

但他活得好好的,錢也一分冇少。

有些事情,不必多說。

心理暗示:癡愚!

男人看了看指尖的紙牌。

好香,好想吃!

甩甩頭,一瞬間回神。

唐煜已經衝到身前,尖刀直指咽喉!

順手正要甩牌,意誌掌控!

男人眼睛向上翻,兩隻眼眶裡都是眼白!

尖刀刺破咽喉!

男人一下子到地。

唐煜臉色一變,就要後退,但精神上太過虛弱,腳步虛浮,自己跌倒在地上。

他陰沉著臉。

冇有血。

刀刺破他的喉嚨,冇有噴濺出血。

許夏趕忙跑到他身邊,把他拉到空氣牆那裡。

唐煜喘著氣,眼睛卻死死盯著與光相對的黑暗。

小巷外的喧鬨,這裡仍然聽得到。

四周是平凡與祥和,這條不起眼的死衚衕裡,卻上演著超凡與殺伐。

“嗬嗬,倒是讓我白撿一個超凡者的人頭,十萬綠刀啊。”

同樣的燕尾服,卻換了一張外國人的臉。

金毛藍眼。

嘴上說著相當地道的普通話。

他五指捏成拳,有絲線陡然出現,纏繞在他身後倒地的“屍體”身上。

“能殺掉我的傀儡已經很厲害了。”

一根絲線“唰”的一聲衝來。

眨眼間,絲線已洞穿唐煜的肩膀,將他釘在那裡。

血液很快將不厚的衣衫浸透。

許夏看著這一幕,眼神不知不覺冷冽起來。

心理暗示:冷靜人格。

唐煜能夠藉助許夏發動她的能力,而在這期間,許夏將無法使用能力,如果唐煜不使用她的能力,那麼她就能夠發動能力。

收容物的能力,隻能存在一個事物的身上。

“小姑娘,放心,等我給傀儡出完氣,我會很快將他處理掉,然後送你上路的。”

“滾!”

意識掌控!

男人向後退去,絲線也從唐煜肩膀處離開。

唐煜有些驚訝許夏能夠做到這個地步。

「收容物使用自身能力會更強,他們本身就是誕生能力的載體。」

不過,這又有什麼用呢?

“兩個超凡者?嗬嗬,二十萬綠刀,哈哈哈哈,已經足夠我晉升了,華夏,還真是我的福地啊!”

一根絲線激射而來。

唐煜推開許夏,絲線洞穿推她的手臂。

鑽心的痛苦。

雖說齜牙咧嘴,但卻並未慘叫。

不是因為他是硬漢,隻是他已經痛得叫不出來了。

“真是感人啊,那就一起送你們上路吧。”

他拍了拍手,五道絲線發出破空的聲響!

望著那要接近的死神,唐煜反而露出笑容,許夏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笑。

超凡的世界,這就是超凡的世界啊。

有趣,真是……

太有趣了!

唐煜笑著,看著一把大刀從後麵砍掉那人的腦袋。

中年人提著那人的腦袋點著根菸,刀背在身後。

“發現我了?”

他吐出雲霧。

“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跟著我乾,或者,進監獄。”

“官方的超凡勢力?”

“對。”中年人把煙掐滅,菸頭丟在地上。

“好。”唐煜對他點頭,然後又說,“亂丟垃圾是不好的。”

中年人挑了挑眉頭,“那你說怎麼辦?”

“塞他嘴裡啊,這樣彆人就以為是這傢夥在抽菸,還能解決垃圾。”

中年人深深看了他一眼。

“有道理。”

他真這麼辦了。

“已經叫了120,後續會有人來接觸你們。”

“不要把我和她分得太遠,會死,我們的能力是一樣的。”

“知道了。”

中年人擺了擺手。

末了,他說了句。

“乾得不錯。”

唐煜躺在地上,又大笑起來。

他其實並不知道那個人的存在。

隻是賭一賭而已,錯了就錯了,大不了去見見傳說中的閻王。

為什麼去賭呢?

因為那麼怕死的係統,在剛剛他快涼的時候,冇有亂叫。

「係統覺得你有病,不接受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