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水將車子停在了月沐星辰旁邊的停車場。

兩人一起往大廳裡麵走,穿過一個走廊,有四個人早已在卡座等待。

蘇清水為他們互相作了介紹,六人分散坐在沙發上。

其中一個看著很活潑的青年,是蘇清水錶弟,名字叫楊雲帆,問算一次多少錢?

靈曦笑著回答說隨緣就好。

楊雲帆高興的直樂,“姐,我想算下什麼時候纔有女朋友?”

“你出生年月日還有時辰。”

楊雲帆報了出生時辰,靈曦心中默算了下,開口道,“紅鸞星動日,滿院桃花生,今年白露過後,你會遇到那個她。”

“真的嗎?說的我好期待啊,我給你轉賬吧。”

靈曦笑了下,“不著急,等應驗的時候你再給我。”

第二個長相挺斯文的男生,戴著一副黑眼鏡,名字叫程碩,問接下來的考試會順利嗎?

靈曦讓他隨意報兩個字或兩組數。

程碩想了想,“就以考試二字測吧。”

“眾星拱月,船得順風。恭喜你會金榜題名。”

第三個算的是位女孩子,叫王儀,說話比較直白,說他倆算得事情太遙遠。

王儀看著她,“我就算個現實的,我媽今早上發現她最喜歡的項鍊不見了,一家人找了好久都冇找到,我想問還能找到嗎?”

“能找到,正南方,在地麵上。”

王儀立馬給家裡打電話,說了項鍊的所在位置。

卡座上的五人都沉默了,一直盯著她看。

靈曦淡定的笑了笑,喝了口白開水潤潤嗓,等待著電話的響起。

六七分鐘過去,王儀的電話鈴聲響起,她連著嗯了三聲,掛斷了電話。

“姐妹,你是真神啊,我媽說她將跑步機稍微移動下了,項鍊就在那地麵上。”王儀說著站了起來,激動的手舞足蹈,“你們知道嗎?跑步機恰好就在我家的正南方,真是太他媽準了,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靈曦低頭捂額,這個王儀還真是簡單粗暴又直接,生怕彆人聽不懂。

王儀嚷著要給她轉賬,靈曦說,“大家都是朋友,這種小事就免了。”

楊雲帆嬉皮笑臉的問,“姐姐,那我該給你多少?”

“你算的是生辰八字,跟她們不一樣,給我十塊錢代表下意思就行。”靈曦又接著看向蘇清水,“就連你姐姐,我給她算了,她都請我喝了一杯奶茶,所以……不能白算。”

楊雲帆笑著道,“姐姐,我懂了,那是你們道上的規矩,放心,我會遵守的。”

最後一位沉穩的男孩子是蘇清水的堂哥,名字叫蘇予珵,“靈小姐,我想問下,最近我會提職嗎?”

靈曦笑了下,“老規矩,兩個字或兩組數。”

蘇予珵回答道,“就雨和秋兩個字吧。”

“否極泰來,鴻運當頭,吉利亨通,提職順利!”

楊雲帆拍起手來,看著他,“予珵哥,你要是提職了得請靈曦姐姐吃飯啊,也請順便把我們給捎上。”

蘇予珵剛纔還有一絲緊張,這會兒已是唇角向上彎起,“好,我會的,到時候請靈曦小姐賞光,方便加下微信嗎?”

靈曦拿出手機,找出二維碼,四人都紛紛加了她。

楊雲帆給她備註了靈曦小姐姐,王儀直接備註成靈曦小仙子,蘇予珵和程碩直接備註了名字。

卡座裡好不熱鬨,一直在遠處盯著的洛筱寧,勾起了勝利的嘴角,視頻已經拍到了。

隻是離得有些遠,並不能聽到聲音。點擊發送到他的手機上,接下來有好戲看了!

二十七樓豪華套房。

洛鋌川昨天夜裡跟朋友喝了不少酒,就宿在了月沐星辰。

用手捏了捏眉心,頭還是微微的痛。

劃開手機點了幾個視頻看了下,洛鋌川從床上坐起,叫了秘書長進來,“去查下,筱寧是不是在這裡。”

韓鈺轉身去了一樓,洛鋌川從衣櫃裡找出一件新的黑色襯衫,黑色西褲,換好後坐在黑色真皮沙發上,繼續檢視視頻。

韓鈺很快回來,躬身道,“洛總,是大小姐,她在一樓。”

洛鋌川眉頭微皺,從沙發上站起,往專用電梯走去。

洛筱寧還在繼續錄製,突然出現一抹黑影擋住視線,盯著手機螢幕喊道,“你誰啊,起開,真是礙事。”

“我礙你什麼事?”洛鋌川墨色的眸子盯著她。

洛筱寧慢慢抬起頭來,看著頭頂上方的男人,弱弱的回答道,“嗨,哥,好巧啊。”

“不巧,我是專門來捉你的。”

洛筱寧鼓起勇氣說,“哥,你不知道早上吃飯的時候,她都冇問你一句,這會兒卻跟一幫男人混在一起。”

“你逃課學做狗仔就光榮了?出息!”洛鋌川吩咐韓鈺要將她送到培訓學校。

洛筱寧抗議道,“那她這樣,你還要她嗎?”

“大人的事,少管!”洛鋌川瞥了她一眼,大步往門口走去,她不情不願的跟上。

司機周石連忙走到他跟前喊了聲洛總。

洛鋌川看了他一眼,“再敢讓她逃課,你就可以回家歇著了!”

真是閻王打架小鬼遭殃,周石連忙哄著大小姐上了車。

洛筱寧還不忘喊了句,“哥,她配不上你。”

洛鋌川冇有理她,抬腳邁上了那輛賓利。韓鈺坐在副駕駛,彙報著當天各項報表。

彙報完畢後,韓鈺問了句,“洛總,公司下一季度明星代言人還是請沈柯嗎?”

洛鋌川頓了兩秒,“換彆人來做吧……”

月沐星辰的卡座裡,六人相談甚歡。相請不如偶遇,年齡最大的蘇予珵說中午他請客。

一行人又去了旁邊的酒店,三個女生坐在一起,對麵是三個男生。

靈曦對麵剛好是蘇予珵,他的視線時不時看向她。

旁邊的楊雲帆碰了下他的胳膊,小聲說道,“蘇家哥哥,你是不是喜歡她?”

蘇予珵輕輕笑了下,也冇承認也冇否認。

蘇清水高興的喊道,“吃飯怎麼能少得了酒呢,堂哥,難得你請一次客,是吧?”

蘇予珵回答道,好,你想喝什麼,隨意挑。

蘇清水賊兮兮的笑了下,說要喝八二年拉菲。王儀驚呼一聲,說你怎麼不去搶劫呢?

蘇予珵眉頭都冇皺一下,喊來侍者,“來一瓶82年拉菲。”

“哎……堂哥,我跟你開玩笑的。”蘇清水也急了,本來就是逗逗他,要知道一瓶82年拉菲可要五六萬塊呢。要是讓父親知道她慫恿堂哥喝酒,非扒了她皮不可!

“無妨,一瓶酒而已,我還是請得起的。”說完看向對麵的人,“靈曦小姐也喜歡喝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