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仁文的實力震驚了眾人。

“竟然有洗髓境的實力,這放在乾元神朝的年輕一代,已經是數一數二了吧。“

有觀戰者不禁發出聲。

顧長歌雙眸一凝,開始認真了起來,不藉助妖獸的話,和眼前這個秦仁文對決 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神臣之子秦仁文,請賜教!”

秦仁文跳到武台上,說道。

“十一皇子,顧長歌。”

顧長歌說道。

隻見秦仁文瞬間祭出了三件靈器,竟然都是日階極品。

“不愧是第一神臣之子,上來就祭出了三件珍稀的靈器。”

有人說道。

“你們可彆忘了,皇子殿下可是有三件帝器呢。”

這時候,又有人不服道。

此時,觀戰台上的眾人,都分成了兩派,一派看好顧長歌,一派看好秦仁文。

顧長歌也不甘示弱,祭出了三件帝器,與秦仁文的靈器碰撞在一起。

“鐺!”

靈器與帝器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秦仁文見狀,收起了靈器,在武器比拚上,顧長歌略勝一籌。

“哼,冇有了洗髓境的妖獸相助,我看你怎麼抵抗我這招。”

秦仁文也冇有氣餒,畢竟一個是皇子,一個還神臣之子,二者相比,皇子所得的修煉資源自然是要比他雄厚。

“伐天訣!”

秦仁文施展了一招。

“這是日階極品戰法,伐天訣!”

“這是第一神臣的獨創戰法,冇想到他竟然學會了。”

觀戰台上,一些神臣神將討論道。

麵對這強勢一擊,顧長歌躲無可躲,於是,隻能一咬牙。

“這招,本來是準備在最後一場戰鬥使用的,不過,打敗了你,也正好。”

顧長歌說道,隨即,單手捏印,也朝著秦仁文打去。

隻見顧長歌的氣勢不斷攀升,雖然隻有鍛骨境的實力,但氣勢似乎不遜色於伐皮境的秦仁文。

“鴻蒙至尊斬!”

顧長歌手持青虹劍,一劍斬去。

“這……這是,鴻蒙至尊體!”

有一位眼尖的神將,認出了顧長歌的體質,不禁失聲道。

“皇子殿下竟然身懷鴻蒙至尊體,以前可從未聽說過啊,竟然藏得那麼深。”

有幾位世家族長交談道。

“鴻蒙至尊體,自古以來就締造了許多不敗神話,可越級挑戰,這一場,誰輸誰贏,還是很有懸唸的。”

一位神臣說道。

顧長歌的這一斬,似乎可以毀天滅地,一劍斬下,令秦仁文的眼皮直跳。

“好強的一招,這真的是鍛骨境能發揮出來的威力嗎。”

秦仁文心中自說道。

恐怕以他洗髓境的實力,爆發出的最強一招,也在這一斬的威力之下。

最終,當這一斬即將斬到秦仁文時,秦仁文使出了渾身招數,連忙祭出了三件日階極品靈器。

令眾人驚訝的事發生了,冇想到秦仁文的三件日階極品靈器 都抵擋不住顧長歌的這一擊,慢慢出現了裂痕,直至破碎。

秦仁文也被這一斬擊到武台之下。

而此刻,顧長歌也如同虛脫了一般,大口的喘氣,連忙用僅剩的係統點,兌換了一顆帝階下品的“回靈丹”,服了下去。

在接下來的半個時辰裡,再也冇有人敢來挑戰顧長歌。

君不見,連洗髓境的秦仁文,與顧長歌單獨對決,都敗下陣來,他們又如何能擊敗顧長歌呢?

很快,半個時辰的時間已過,在最後的對決中,十個擂台上都決出了最後的勝者。

“我宣佈,大比現在結束!”

金甲守衛首領說道。

“現在宣佈大比的前十名獲勝者,第一名,顧長歌,第二名,秦仁文,第三名,益恒凱,第四名……”

“第一名,獲得獎勵,三件帝器,三本帝經,三千顆靈石。”

“第二名,獲得獎勵,兩件帝器,兩本帝經,兩千顆靈石。,

“第三名,獲得獎勵,一件帝器,一本帝經,一千顆靈石。”

“第四到十名,獎勵十件日階極品靈器,十本日階極品功法,五百靈石。”

隻有大比的前十名有獎勵,其餘的,則是隻有名聲,而冇有獎勵。

這時候,係統的提示音再度傳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奪得大比第一(1/1),獎勵係統點300點。”

顧長歌離開了武台,跟著金甲守衛首領的指引,來到了神朝秘庫,挑選帝器和帝經。

帝器方麵,顧長歌挑選了一把帝階下品的“流明刀”,和一把帝階下品的“青冥槍”,以及隨便一把帝器。

帝經則隨便挑選了三本,和那把不需要的帝器,一起賣給了係統,獲得了三百六十點係統點。

顧長歌這時候檢視了下自己的個人資訊。

宿主:顧長歌

境界:鍛骨境四重

體質:鴻蒙至尊體

功法:《乾元帝經》,《乾元帝印》,《血滔拳》,《玄冰劍法》,《白焰刀法》,《紫霄雷法》,《飛羽槍法》,《血滔帝經》,《玄冰帝經》,《白焰帝經》,《紫霄帝經》,《飛羽帝經》

物品:青虹劍(帝階下品),碧玉鐘(帝階下品),飛羽戰袍(帝階下品),飛羽戰靴(帝階下品),琉璃瓶(帝階下品),流明刀(帝階下品),青冥槍(帝階下品),紫金傀儡(帝階下品)兩具,鎖天陣(帝階下品),遁地符(帝階下品)三張

戰寵:墨玄蛟(洗髓境五重),天翼虎(洗髓境四重),冰霜巨狼(洗髓境四重),火炎巨狼(洗髓境四重)

仆從:慕容玥春(準帝境九重),慕容玥夏(準帝境九重),慕容玥秋(準帝境九重),慕容玥冬(準帝境九重),淩嫣然(洗髓境五重),江瓔珞(洗髓境四重)

係統點:700點

顧長歌又檢視了一下今天的每日任務。

每日任務:

(1):服用一顆帝階丹藥(0/1)

(2):使用一次帝階符籙(0/1)

(3):佈置一座帝階陣法(0/1)

“長歌,連為父都不知道,你竟然還具有鴻蒙至尊體。”

這時候,乾元神朝的皇主,顧長歌的父親,顧戰天,和瑤池聖地聖主,顧長歌的母親,蘇雨柔走了離開了觀戰台,走到了顧長歌的身旁。

“父親,我是最近才覺醒的,可能之前我吃了那麼多丹藥,使用了那麼多天材地寶,一直冇有成效的原因就在這。”

顧長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