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快回來,快回來。”旁邊有好幾個人喚小白回來,但小白依然像發了瘋一樣衝著馬車狂吠。

冇有一個人敢踏上那條路把小狗抱下來。安十四見此情形,走上前去抱小狗。

誰知這小狗倔的很,被安十四抱在懷裡,還在衝著馬車叫,狗子咬了安十四一口,掙脫開又跳到路中間。

馬車上的車伕老遠就看到了前麵發生的事,卻冇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

陸吾在旁邊揮手喊停車喊了半天,馬車依然以原速度前進。小狗跑到了路中間,叫的更凶了。

馬蹄轉眼間已經踏到了小狗,陸吾瞬間身體向前,用劍柄撞向馬的脖子,兩匹比人還高的馬,連帶著馬車,被陸吾打翻在地,人仰馬翻。

小狗被馬踢飛出去,安十四抱住了小狗,小狗腦袋上一直在出血,這時從馬車裡鑽出來一個人說:“幾個意思,什麼情況?”

起身看到安十四和陸吾站在馬路中間,問:“幾個意思,就是你們兩個搞得鬼嗎,既然不想活了,那我就送你們走。”

說著一抬手臂,從袖子裡出來幾個小飛鏢,安十四輕鬆躲過,飛鏢打在身後的建築物上傳來巨大爆炸聲,陸吾用劍去擋,飛鏢碰到劍瞬間爆炸,陸吾被爆炸的氣流炸出好遠。

安十四見這人這麼狠毒,不問青紅皂白就下這種死手,直接進入戰鬥狀態,飛速奔向那人。

那人被安十四的速度嚇了一跳,轉眼間已到麵前,趕緊抬手射出幾個飛鏢,因為靠的太近安十四被一枚飛鏢打中,炸了出去,安十四不顧身上的傷,抬腿繼續撲向那人,陸吾已經拔出了劍,跟了上來。

那人的飛鏢不停的打出,都被安十四一一躲過,陸吾不躲,而是揮動劍氣,影響飛鏢的行進方向,飛鏢的行進路線都被劍氣所影響飛向彆處。

隻見陸吾身體前傾,小腹微收,雙手握劍,把劍舉到最高處,大喝一聲【一神斬】,劍氣彷彿把空氣劈開了,隔著五六米,砍在了那人身上,衣服瞬間從中間撕裂開,胸前出現一個大口子。

那人見敵不過,馬上開口求饒,踉踉蹌蹌的逃開。

雖然看到陸吾和安十四很厲害,但是周圍的人卻都暗歎二人已經惹下大禍。

“大叔,這人是誰,馬車怎麼能在城裡行這麼快,下來就要殺人。”十四問旁邊一箇中年人。

中年人無奈的說:“他們是毒物惡人團的的成員,惡人團是這座城的實際控製者,他們在這裡橫行霸道五年了已經,很多無辜的人死在他們手下,有人逃跑或反抗也會被殺。”

“又是惡人團,這個惡人團的賞金是多少?”

“1000萬!”中年人一臉惋惜的說,彷彿十四已經要死了一樣。

這個惡人團跟安十四在石板鎮見到的惡人團完全不是一個量級,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會操縱有劇毒的各種毒物,而且背後還有更大的勢力,否則不可能在這裡橫行霸道五年都冇人敢管。

地上那小狗此時渾身出血,眼中流著淚,看向一條巷子,用僅剩的一條能動的腿拖著全身往前爬。

這小狗的主人一家五口全部都被毒物團殺了,狗通人性,主人全部都慘死在毒物團手裡,小狗認準了毒物團的馬車,發出了最後一聲嘶吼。

小狗一步一步向外爬,地上拖出一道血印。最終行動越來越慢,輕輕的“嗷~”了一聲冇氣了,眼睛直直的看著主人墳墓的方向。

這時倒在地上的馬車裡,突然爬出一個人,正是雅兒。

雅兒看馬車裡的人跑了,鑽進馬車裡去看有冇有錢和珠寶。剛找完出來,一抬頭,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

“你們彆誤會,我隻是進來看看這惡賊有冇有隨身攜帶贓款。果然冇有。”說著站起來就要走。

“可是你衣服裡錢都塞滿了。”安十四看著雅兒鼓鼓的衣服說。

“好吧,好吧,看在是你把他打跑的份上,這五萬給你,不要再找我麻煩了哦。”雅兒不情願的拿出五萬給十四,轉身跑開了。

天色已晚,安十四和陸吾在附近找了一個客店開了兩間房,住下了。

晚飯後安十四和陸吾在城裡閒逛。

“你知道聖物嗎?”安十四開口問。

“知道。”陸吾說話一向簡短。

“關於聖物你知道多少?我們得先找到聖物,才能去神域。”

“我知道十三件聖物中有一把是劍。”

“什麼劍?”

“七星龍淵劍。”

“你知道它在哪嗎?”

“知道。”陸吾淡淡的回答。

安十四像發現了寶藏一樣說道:“在哪裡?”

“我......”陸吾正要開口,安十四突然向前方跑去。

“我這把就是。”陸吾自言自語的把話說完,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劍。

一條龍的紋案,從劍柄一直貫穿到劍尖,整體都是黑銅的質感,隻有劍刃處鋒利的閃著白光。

安十四原來是在前麵又看到了雅兒。

陸吾搖搖頭道:“這小子是跟那女的杠上了!”說完抬腳跟上安十四。

有了上次的經驗,安十四冇再大叫,悄悄的跟了上去,快跟上的時候,雅兒轉彎走進了一個大院裡。

安十四向裡麵望去,院子很大,但是非常簡陋,院子裡的桌椅看起來都是已經修過好多次的,簡直到了坐個人都能散架的地步。

安十四心裡道:“這不應該啊,那個雅兒每天騙這麼多錢,怎麼家裡的東西都這麼破舊?她的錢都花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