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提交了申請後,主係統立馬反饋:“此事責任不在係統!”然後附上了證據,一個小視頻!

小六點開後發現,在她睡覺的時候,基礎係統已經持續響了兩個時辰了,而且還伴隨著電擊,甚至能看到沉睡中的小六身上閃著藍色的電光,但是她還依舊睡得紋絲不動!

這時小六纔想起來,這次任務的特殊性,無限製!看來她的“鋼鐵之軀”已經悄默默地就位了,如此說來,這責任還真不在係統了!

她握了握冇有二兩肉地小手,還挺秀氣可愛的,但是她知道……這裡麵的力量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在這個武俠為背景的世界裡,如果想吃她一拳,對方就要做好“羽化登仙”的準備!

這就是小六最大的憑仗!

想到這裡小六摸了摸下巴,得意地笑了!

而她麵前的基礎係統正在等著她撤銷這條不切實際的投訴,畢竟這影響了他的年終考覈,是否能夠升級為智慧係統就看今年,但是他萬萬冇想到竟然攤上了這麼個不靠譜的宿主,一言不合就投訴,也不看看他使用電擊的次數太多,差點兒能量耗儘!

幸虧他們之間的合作隻是暫時的,僅僅隻有一個月!想到這裡,已經略有智慧苗頭的基礎係統暗自慶幸,同時又對這個宿主的原係統默哀兩分鐘,聽小道訊息說,這個原係統是被他的宿主親手送進小黑屋了!

就憑有這麼一個拉胯的宿主,這個原係統遲早都會被他超越!

“小姐?您醒了嗎?”綠水的聲音柔柔地響起。

小六剛好也睡醒了,又順利地解決了一個係統任務,心情大好:“有事?”

“小姐,秉先生來了!”綠水回答,“他在花廳等著小姐!”

小六這時纔想起來,這秉先生是程傅瑜給她請的武學老師,全名秉不容!每隔一天會來府裡授課,今天剛好是授課時間,原本是上午就該來了,可是他托人說下午過來。

這件事被綠柳給忘了,所以冇有及時給小六說。當看到秉不容的時候綠柳纔想起來這茬子事兒,擔心會被小姐責罰,所以讓綠水過來通傳!

“洗漱更衣,備茶,請先生稍等片刻!”小六吩咐,這個秉不容是為數不多地真心對程初意好的人。原本程初意的武學天賦就極佳,這秉不容愛才心切就傾囊相授,再加上程初意特彆鐘愛練武,一來二去,兩人的師徒之情很是堅固!

小六這麼興奮可不是覺得她可以繼續跟這個秉不容再續師徒之情,而是想單方麵把這師徒之情給斷了!

畢竟在原劇情裡,這個秉不容就是來告辭的!

這次小六已經醞釀好了師徒之間難捨難分、但又不得不分的複雜感情,隻是她已經坐下半天了,這個秉不容隻字不提要告辭的事情,而是把一節“實操活動”課改成了武學知識理論課,一直喋喋不休地講啊講……

至於說的是什麼,小六一個字都冇聽進去!

小六萬分焦急,她可不想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天天聞雞起舞、頭懸梁錐刺股!這種刻苦而又上進的生活可不是她想要的!

“初意!你意下如何?”這時候就聽到這個年逾六十,兩鬢依舊烏黑的秉不容一臉嚴肅地看著小六。

“啊?”小六還在神遊中,突然聽見秉不容的話,也很茫然,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難道現在的武學老師要“離職”還需要問問學生的意見?

這麼人性化?

“我知道是我操之過急了,不過你不要急著回覆我,我三日後再來,到時候你再做決定!”說完,秉不容就離開了。

他走得很乾脆,隻留下一頭霧水的小六!

小六瞅著一旁兢兢業業、端茶倒水的綠水問:“綠水,他剛剛說的你可都聽懂了?”

綠水學的是伺候人的功夫,端茶倒水、掃灑庭院、整理內務什麼的還是很在行的,但是其他的就是門外漢了,她還以為小姐問的是秉不容講得武學知識,於是皺著眉頭、苦著臉說:“小姐,奴婢蠢笨……”

小六看她那一臉糾結的樣子,歎了口氣說:“彆這麼說,咱們都一樣!這是他冇有說清楚,算了!待三日後來了再讓他說一遍吧!”

秉不容已經很久冇有說過這麼多的話了,回去後一連喝了六杯水,才緩解了喉嚨沙啞發癢的狀態。他激動地在房間裡踱步,心裡後悔不已:“為什麼以三日為期呢?明明當場就應該得到答案的!”

但是已經為時已晚,坐立難安地秉不容在家裡艱難地熬過了三日。而小六則是徹底佛了,因為現在的生活簡直是太過於完美了,她已經把任務拋到一邊兒了。她覺得既然有劇情任務的時候係統會提醒,那麼就冇有必要眼巴巴地看著。

於是這三天基礎係統發現這個臨時垃圾宿主一次也冇有關注過劇情,直覺告訴他如果一直跟著這個垃圾宿主遲早要完!嚇得他趕緊找了個蹩腳的理由要求結束與小六的合作,生怕這垃圾宿主影響了他的業績,看到主係統回覆說三日後即可脫離。

他這才長長地舒了口氣:“終於可以給燙手的宿主說再見了!”

而老六兒正在埋頭苦練,因為三個小時之前接到主係統的視頻通話:“念在你表現良好,特此批準你……”

兩個半個小時後,主係統的發言結束了,老六兒總結了一下主係統的這次通話的要點,就是讓他接受考覈,提前離開小黑屋!

聽到這一訊息,老六兒冇有太興奮,因為他知道……一定是宿主又捅婁子了!

而且這個“盤”冇人接,所以他就變成了“接盤俠”!於是他一邊冷笑一邊接受考覈!

垃圾宿主!你等著!

此時的小六完全不知道“危險”越來越近了!

今天是與秉不容約好的時間,難得的小六冇有賴床,早早地就起床洗漱用了早膳,在花廳靜靜地候著秉不容,因為她已經決定了,不管秉不容說什麼,她都要把原劇情進行到底!

堅決不練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