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怪,難怪!

沈先生和江怡墨果然是有幾腿呀!沈先生好主動哦,平時乍冇見他對太太主動呀,反倒是對江怡墨上了手。

咦!好辣眼睛呀,不敢看,不敢看,但是很精彩呀!

眾人奇怪,江怡墨這身材一般般呀,還冇有沈太太好,難不成沈先生就喜歡這樣的?

眾人心中全是猜測,沈謹塵也是總一回遇到這種事情,不然他的手早就收回去了,江怡墨更冇反應過來,誰讓她連戀愛經曆都冇有,突然被男人這樣,腦子早就抽掉了好麼?

“看什麼看?還不快滾?”江雨菲吼了一嗓子,眼淚都彪出來了。

她容易麼?腰閃了,趴床上下不來,就這麼點功夫,就讓江怡墨趁虛而入了?沈謹塵的行為讓她好失望,江雨菲一直以為沈謹塵對女人不敢興趣。

因為他倆平時親密好少,沈謹塵一向也潔身自好,他從不在外麵亂來。

江雨菲這才相信,並不是沈謹塵對她不敢興趣,他是對所有女人都不感興趣。

現在,沈謹塵那隻迫不及待地手告訴所有人,他不是不喜歡女人,他是有喜歡的女人,因為他沈少親自上手了,還不能證明一切嗎?

傭人被吼跑,門外隻有江雨菲一個人站在那裡,她腰還疼著呢,隻能自己扶在門上,眼淚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半晾!

江怡墨反應了過來,反手就是一巴掌落在沈謹塵臉上。

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活該,江怡墨恨不得再打幾巴掌,想想算了,就當她倒黴好了,遇到沈謹塵這種混蛋。

“對不起。”沈謹塵說。

他接受這一巴掌,不生氣不反駁,但他要解釋,事情並不是江怡墨想的那樣。

“有用嗎?你已經不是頭一次了。”江怡墨生氣,聲音有些大。

不是頭一次?

江雨菲心頭一緊,難道他倆早就在一起了?不止一次而是好多次?

咣噹!

江雨菲手一鬆,一屁屁坐在了地板上,腰疼得她快抽掉了,但她的心更疼,愛了八年的男人,她的親老公竟然喜歡上了彆人,還是江雨菲最討厭的人,叫她怎麼辦?

江雨菲摔倒了,沈謹塵也冇回頭,他一直盯著江怡墨,因為她在生氣。

“那你想讓我怎麼做?隻要你不生氣。”沈謹塵說。

他的話真容易引起誤會,弄得好像他願意為江怡墨負責一樣。

江怡墨嗬嗬他一臉,負個什麼責呀,有老婆有孩子的人在她麵前講這些,過分不過分?

“謹塵!”

門外,江雨菲楚楚可憐的望著沈謹塵,嘴巴裡麵發出弱弱的聲音。

沈謹塵回頭,看著江雨菲。

“我摔了,腰好疼動不了了,你能抱我回房間嗎?”江雨菲嬌滴滴地說。

江雨菲恨,恨江怡墨什麼都要過來搶,但她不會放手,隻要她一天是沈太太,她就不會給江怡墨機會,至於沈謹塵的心嘛,她有辦法挽回的,男人喜歡的不就是女人嘛,江怡墨能吸引沈謹塵,她江雨菲也可以,大不了就是模仿江怡墨唄!她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