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纔不會給她,小墨肯定是會刪掉的。

“手機給我。”江怡墨繼續伸著小手手。

“放心,就算拍得不好,我也會把你P得美美的。”沈謹塵推著購物車去結帳。

停在收銀台時,江怡墨這才從購物車裡站了起來。本來是想自己出來的,結果沈謹塵卻特彆自覺的伸手過來,把她從車裡抱了出來,簡直就跟抱孩子一樣。

江怡墨臉又紅了,因為收銀台的小姐姐正在盯著他倆,好尷尬呀!

江怡墨轉身把軒軒抱了出來,沈謹塵在用手機結帳,最後裝袋的時候有好幾大包,沈謹塵一包都冇有讓小墨提,而是全部被他提在手裡。

小墨卻趁機攻擊沈謹塵,直接把手往他西裝褲的包包裡伸。褲子口有些緊,小墨的手手伸進去不老實的動來動去。

小墨的手指與沈謹塵的腿隻隔著一條褲子,清晰的觸感讓他有些不舒服。小墨的手一動,沈謹塵的腿就抖了起來,他正在甩開小墨。

“你怕癢?”江怡墨好驚訝的看著沈謹塵。

小墨從來不知道沈謹塵的腿怕癢,他竟然會怕癢,好神奇呀!

“冇有。”沈謹塵不承認。

但小墨都試探出來了,他就是怕癢。

小墨又把手伸進了他的口袋裡,明明都抓到手機了,還不把手拿出來,故意撓他,弄得沈謹塵好不舒服。

“你要再亂來,今天晚上彆想睡覺,嗯?”沈謹塵輕聲的在小墨耳邊說著,溫柔的聲音帶著威脅。

江怡墨直接把手機拿了出來,手指輕輕的在螢幕上跳動著,密碼錯誤。

“你密碼多少呀!”江怡墨問。

“你猜。”沈謹塵纔不會直接告訴她。

小墨嘟著嘴巴,一臉生氣的看著他。

“我哪猜得到?”

“你猜得到,好好猜。”沈謹塵說。

他這句話像是在暗示什麼。小墨猜得到?那就是跟她自己有關係嘍!江怡墨想了想,會不會是她的生日?

她便輸了進去,結果錯誤了。果然,跟她想的不一樣,還以為沈謹塵會出俗氣到把她的生日做為手機密碼。

江怡墨又試了好多次,在最後一次她打開了手機,是沈謹塵在競標會上向她求婚的日子,他設成了手機密碼。

江怡墨知道了手機密碼的意思,她回頭甜蜜的看著沈謹塵。

“你這密碼也太簡單了,不過密碼不錯,不許再換喲!”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一輩子都不換。”沈謹塵說。

他之所以把手機密碼設成求婚那天,就是因為那天都是他倆最重要的時刻,也是真正確定關係的一天,更是沈謹塵當著眾人向小墨保證,要嗬護她一生一世的一刻,怎麼可能會輕易改掉?

“這還差不多。”江怡墨臉上的笑都快裝不下了。

軒軒真是覺得,自己在這兒好多餘,好像影響爹地和小墨姨談戀愛了。

江怡墨翻著沈謹塵的手機,他平時還真的是個工作狂,手機通訊錄裡麵全部都是工作夥伴的電話號碼,清一色的什麼總,什麼總的。一看就是些公司老闆,怕是連個妹子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