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是給我的?”江怡墨驚訝的看著沈謹塵。

怎麼說呢!小墨現在很感動。雖然這些花並不值什麼錢,江怡墨自己也非常非常的有錢,她可以買很多這些花。

但意義不一樣,這是沈謹塵的心意,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幸福他纔會願意去花心思準備這些。至少以前沈謹塵和江雨菲在一起時他就絕對不會在她身上花一點點的心思。

小墨覺得,自己在老沈眼裡是最特彆的存在。

“喜歡嗎?”沈謹塵問。

他在努力的學習怎麼對小墨好,怎麼做讓她開心,按她的心意來改變自己。

“喜歡,太喜歡了。”江怡墨直接跳了起來,兩條腿夾在沈謹塵的腰手,雙手摟脖子,在嘴唇上親了一下又一下。

“那咱們現在回家搬東西。”沈謹塵溺愛的眼神落在小墨的身上,就這樣看著她,抱著她,彷彿抱著全世界最美好的幸福一樣。

“嗯訥。”江怡墨點頭。

她冇有拒絕和沈謹塵同居,雖然住在一起冇有自由,但每天都可以看到喜歡的人,其實也挺幸福的。

沈謹塵拉開車門,把小墨放了進去,然後自己再進去。

“我來。”沈謹塵剛坐下便把身子探了過去,細長的手指正在幫小墨係安全帶。

江怡墨突然一愣,因為老沈離她太近了,近得讓她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她抬頭,看著沈謹塵的喉結,看著他的下巴,看著她的嘴唇,目光一點點的往上挪。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溫柔的。

小墨知道,沈謹塵隻能他喜歡的人溫柔,平時他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尤其是在工作的時候,他真的是嚴肅得要死,大家在他麵前都不敢大聲喘氣兒。

“怎麼這樣盯著我?”沈謹塵垂眉,正好和小墨的眼神對視上。

“因為你好看呀!特彆好看。”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老沈,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兒了。

“是嗎?”沈謹塵嘴角微揚,溫柔的親在了小墨的唇上。

他倆又親了起來,連車窗都冇有關便在公司門外親了起來。說好的開車離開呢?感覺他倆再膩下去,怕是天黑都回不到家。

沈謹塵的吻好纏人呀,親得小墨混身都癱軟了,深深的淪陷在他的溫柔之中,閉上眼睛幻想著,腦海裡全是沈謹塵的溫熱親吻的樣子。

許久,他才放開她。

“晚上回家再繼續。”沈謹塵坐了回去,開車離開。

小墨紅了臉:“誰要跟你繼續了。”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江宅,小墨要回來取一些東西,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十指緊扣,一起往彆墅裡麵走。

“你在這裡等我,我去樓上收拾些東西。”江怡墨讓沈謹塵坐在沙發上休息。

收拾東西是女孩子的事情,他根本就幫不上忙的。

“我幫你。”沈謹塵想跟著一起去。

“不用啦!我就是裝些生活用品,你又不知道我要拿什麼,就彆跟著我了。”江怡墨再次把沈謹塵按在沙發上。

結果沈謹塵卻摟住了小墨的腰,把她一塊兒拉了過去,倆人倒在了沙發上,雙目對視上,又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