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的尷尬倒是冇有了,她特彆認真的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男人。小墨可以感受到沈謹塵的認真,也知道以後結婚後,他肯定會是一個合格的丈夫。

可她還冇有做好結婚的準備呀!這突如其來的求婚讓她措手不及。江怡墨下意識的看了看周圍的人,發現大家都在拍手,喊著答應他,嫁給他。

這些路人永遠都是盲目的,隻要看到有人求婚表白,肯定就是喊在一起,絕對不會有人管他倆是不是真的相愛。

江怡墨就這樣看站沈謹塵,隻要她不點頭他就一直跪著,手裡的戒指也一直的舉著,就是在等小墨一個答案,不管是同意還是拒絕,都需要她一句話。

江怡墨低頭,看著沈謹塵。

“你真的要娶我嗎?”江怡墨問。

既然沈謹塵都跪在這裡了,如果小墨還不說兩句就真的太過分了。沈謹塵好歹也是F國的大佬,有頭有人的人物,他也是需要麵子的。

他能在所有F國大佬麵前跪在小墨麵前求婚,足夠說明小墨在沈謹塵心裡的位置有多重要。

“這輩子隻娶你。”沈謹塵說。

雖然他之前娶這江雨菲,成為了人生的汙點,但以後的幾十年,他會好好的表現,給小墨一個幸福的家,他倆以後還會生很多的孩子,會過上很幸福的生活。

沈謹塵也會為了這個家不斷的努力,不管是在事業上還是在生活上,他都要成為一個合格的丈夫,成為小墨唯一的依靠。

“那你以後會包容我嗎?不管我做錯了什麼,你都會無條件的相信我,原諒我,不會再對我發脾氣嗎?”江怡墨又問。

沈謹塵點頭,江怡墨的眼淚刷的一下就掉了下來。

她看著周圍的人,大家都在喊答應他,嫁給他。這些人喊得越是厲害,江怡墨就哭得厲害。冇有辦法不掉眼淚呀,這一刻真的是太神聖,太重要了。

“我答應。”江怡墨點頭,她對著沈謹塵點頭。

雖然眼淚還在掉,但這是幸福的淚水,她終於遇到了命中註定的那個他,他正跪在她麵前,要許給她一輩子的幸福。

江怡墨把她的手指伸了出去,沈謹塵把戒指戴在小墨手指上的那一刻起,便註定他倆這輩子都會在一起,會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沈謹塵開心的把小墨抱了起來,原地轉了好多轉。

現在競標的時間已經過了,所有人都沉浸在這份幸福當中,連台上的主持人都變成了司儀,喊著讓他倆親一個。

台下的大佬們更是被帶跑了路,跟著一起帶節奏。好像所有人都忘記今天過來的目地,都在祝福沈謹塵和江怡墨。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一切都是沈謹塵精心安排的呢!

沈謹塵緩緩的把小墨放了下來,深情的看著她,唇落在了小墨的唇上,輕輕的吻著。江怡墨有點尷尬,因為這麼多人瞧著,弄得好像他倆是在這裡表演吻技的。

可沈謹塵一點也不在乎,他就是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親自己喜歡的女人,告訴全世界,他沈謹塵愛江怡墨,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