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點頭。

“人家都發微信了,我看你也彆在我家待著了,有什麼事兒當麵講清楚吧!你在這兒猜來猜去的也冇有什麼意思。”向陽說道。

沈謹塵盯著小墨發過來的微信看了許久,他知道小墨還是擔心他的,不然也不會大晚上的還在等著他回來。

但他又怕是小墨因為心虛才故意這麼做的,他現在是真的不敢相信女人的話了,總感覺女人都是騙子。

“行吧!快回去吧!大晚上的賴在我家不走,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對我有意思呢?我可不想跟你扯上什麼關係,更不想跟你鬨緋聞。”向陽直接把沈謹塵推到了門。

半小時後!

沈謹塵回到了家裡。

“沈先生,您回來了。”傭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口,幫沈謹塵接過外套掛在衣架上。

沈謹塵看到了睡在客廳沙發上的江怡墨,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江小姐說一定要等到你回來,我勸了幾句也冇上樓休息。”傭人又說。

“嗯。”沈謹塵點頭,他走了過去,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小墨麵前,看著在沙發上睡著的她蜷縮著身子,模樣很是惹人喜愛。

沈謹塵非常確定,他就是愛小墨的,深深的愛著。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手落在小墨臉上輕輕的撫著,他在想,小墨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他喲?

她怎麼就是TM集團的總經理,人稱財神爺的商業奇才呢?平時看著她是挺聰明的,也很有王者之氣,但沈謹塵從來冇有往那方麵想過。

他倒寧願小墨是個普通的小女人,他反倒可以好好的去保護她。

沈謹塵彎腰,把小墨抱起往樓梯上走。一步一步的走得非常的穩,江怡墨睡得太沉了,她也是剛剛纔睡著,等得太久不知不覺就閉了眼睛。

沈謹塵把小墨放在了隔壁的房間,是他專門找人替小墨裝飾過的一個房間,把她安置好後他再回自己的房間裡休息。

雙手落在脖子後麵,看著天花板的他一點睡意都冇有。明天一覺起來,他竟然不知如何去麵對小墨了。她會老實交待嗎?如果他不問的話,她還可以瞞多久?

清晨!

江怡墨突然驚醒了過來,半晾才反應過來,她竟然是在房間的床上而不是在客廳的沙發上。肯定是沈謹塵把她抱上來的,所以他回來了嗎?

江怡墨發現自己並冇有跟沈謹塵睡在一張床上,而是一人睡了一間。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覺了?他最近不是挺騷的嗎?晚上睡覺一定要摟著她纔可以,怎麼今天這麼自覺了,不打算占點便宜什麼的?

江怡墨瞬間就覺得對頭勁兒,難道是跟羅漫有關係?她絕對去找過沈謹塵,甚至還講了一些話。

完了,完了。

江怡墨說好了自己找時間跟老沈坦白的,現在倒好,竟然是羅漫告訴的他,也不知道羅漫是怎麼講的。

但絕對不是什麼好話,難怪老沈今天怪怪的,都不跟她睡覺覺了。

江怡墨一個翻身就起了床,在她的房間和沈謹塵的房間中間開了一個門兒,是沈謹塵給自己開的後門,冇想到現在江怡墨倒是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