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想跟姑奶奶鬥,下下下下輩子吧!”江怡墨笑得好開心。

她正要從沈謹塵腿上起來,結果分分鐘就被他拉了回去,像隻王八四腳朝天躺在他腿上,沈謹塵托住江怡墨,俯身看著她。

“剛纔你吃醋了?”沈謹塵問。

他聞到了空氣中有一股特彆特彆濃的醋味兒,而且小墨還非常主動的氣走了羅漫,不是吃醋是啥?

“纔沒有。”江怡墨不承認。

“真的?”沈謹塵身子慢慢往下壓,都快和小墨的身體重合在一起了。

江怡墨感受到了他帶給自己的壓迫感,那種感覺躲不掉推不開,隻能看著他落下來,薄薄的唇貼在她耳邊不知道要乾嘛。

從他鼻尖吐出來的熱氣化作一股熱氣往小墨耳朵裡鑽,彷彿鑽到了她的心尖兒上,身體癱軟的躺在他腿上,大腦更是一片空白。

“晚上看你表現,嗯?”沈謹塵輕聲說著,這才坐了起來。

江怡墨趕緊往起來爬,跑到對麵兒坐下。

表現?表現個鬼呀!江怡墨是那種會好好表現的人嗎?

“哇,好多的菜,好餓呀!”江怡墨冇心冇肺的吃了起來。

沈謹塵看著小墨吃東西就會覺得特彆的開心,老喜歡給她夾菜,一臉的寵溺,也真的是冇誰了。

倆人吃得特彆的開心,整個餐廳都被包了起來,冇有人打擾,除了剛纔羅漫的出現讓小墨不太開心之外,其它都挺好的。

飯後。

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十指緊扣往餐廳外麵走。

“你手上的戒指呢?”沈謹塵突然停了下來。

他發現小墨手上的戒指竟然不見了,這可是他前兩天送給小墨的,沈謹塵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不會取下來,就算是去公眾場合都戴著。

這個戒指,他一輩子都不會摘掉,結果小墨竟然這麼不重視?

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她早上去公司的時候取下來了,這不是怕其它人看到了誤會嘛,本來她和沈謹塵在公司門口接吻就被大家看到了,如果再戴一個戒指的話不得傳得沸沸揚揚的?

尤其是徐風那個死八卦,肯定又得炸炸呼呼的。

“工作的時候不太方便就取下來了,在包包裡放著,我有好好保管。”江怡墨拍了拍她的手提包。

沈謹塵的臉真的好沉好沉,他拉開小墨的包包把戒指取了出來,拉著小墨的手幫她戴了回去。

“這次放過你,如果再有下次,看我怎麼收拾你。”沈謹塵越來越霸道了。

其實,他根本就收拾不了小墨,以小墨的脾氣,怎麼可能會被人收拾呢?要說沈謹塵被她收拾還差不多。

但這種時候很嚴肅的,小墨乖乖的點頭。

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往前走著,他的腿很長很長,走一步是正常人的兩步,小墨矮一些有點兒追不上,她便像隻小兔子一樣蹦蹦跳跳的跟著他。

“咱們不坐車嗎?”江怡墨問。

她發現沈謹塵拉著自己往街道的路旁走著。

“吃太飽了,走走。”沈謹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