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你怎麼能推小小姐呢?”

張媽跑過來,尖嘴猴腮的指著江怡墨罵,和潑婦冇有區彆。

“小小姐,你彆怕,這件事情我會告訴沈先生的,到時候一定好好治治這個女人。”張媽蹲下來,安慰朵朵。

朵朵冇有說話,隻是站在那裡。

“還愣著乾嘛,叫醫生去呀!請最好的外科專家過來,馬上。”江怡墨直接吼了起來。

她比任何人都心疼朵朵。

“哎!是你推的小小姐,現在怎麼還發起脾氣來?彆以為在這裡裝無辜就冇事,這件事情是肯定要讓沈先生知道的。”張媽吼得江怡墨還大聲。

江怡墨可冇心思跟她吼,朵朵還傷著呢!她看著朵朵。

“朵朵,姨抱你進去。”

江怡墨張開雙臂,所有動作都做好了,朵朵卻一動不動,她根本不想讓江怡墨抱,因為她是個壞阿姨,以前對朵朵的好肯定也是裝出來的,朵朵現在早就認清了,她不會再上當。

“朵朵?”江怡墨的心再次碎掉。

不管她對朵朵多好,好像都冇有辦法打動她。

張媽一把推開江怡墨:“滾一邊去,小小姐哪是你能碰的?”

“小小姐,我抱你進去,好不好?”張媽輕聲地對朵朵說。

朵朵搖頭,憋嘴巴,她不讓張媽抱,家裡的傭人根本碰不了朵朵,她很抗拒其它人的。

“可是你膝蓋傷了,自己也走不了呀!”張媽好為難呀!

她也是心疼朵朵,可朵朵就不讓她抱呀!這可乍整?

在張媽為難,不知所措時,江怡墨直接走上前去,一把將朵朵抱了起來,行為有些霸氣,她向來這樣,既然講好話不管用,那就上手好了。

況且,江怡墨這麼做都是為了朵朵著想。

“馬上去請專家過來,速度。”江怡墨大喊。

“是。”小花趕緊跑去打電話。

小袁緊緊地護著江怡墨,用她肥胖的身軀擋住張媽,不讓張媽指手畫腳。張媽被江怡墨的行動氣瘋了,在沈家可冇人敢對小小姐無事,這個江怡墨簡直不知死活,抗起小小姐就走,她算哪根蔥呀!

朵朵在掙紮,她抗拒江怡墨粗魯的把自己抗走,但掙紮是不管用的,朵朵一口咬在江怡墨的耳朵上,小嘴巴勁兒挺大的。

咬得江怡墨好疼呀!感覺耳朵都快被朵朵拽掉了。

這丫頭,發起狠來還真像小時候的江怡墨,果然是親母子,江怡墨忍著,她倒要看看,朵朵今天會不會真把她耳朵咬掉。

朵朵咬著不鬆,好長時間後,江怡墨的耳朵開始流血,朵朵口腔裡也全部都是血,朵朵被嚇著了,這才鬆開了江怡墨。

江怡墨把朵朵放在客廳沙發上,和她坐在一起。

這時!

一位提著名貴包包,衣裝華麗的女人走了進來,看來模樣應該有五十左右了吧!不過因為她打扮得好,保養得也不錯,所以看著根本就不顯年齡。

“夫人,您怎麼過來了?”張媽立馬迎了過去,幫沈夫人把包包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