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躺在床上,舉著手機,她給在徐風打電話。

“我親愛的江大BOSS,這麼晚還給我打電話,該不是有啥事兒吧!首先聲明,現在讓我出門是不可能的,我已經洗白白了,正準備睡覺。”徐風說。

“你不用出門,明天想辦法塞兩個機靈的人到沈家來,我需要幫手。”江怡墨說。

“幫手?什麼情況?”徐風問。

江大BOSS越來越會玩了,這一天天的,好好的財神爺不當,非跑去當傭人體驗生活,現在還需要幫手,這是要跟人乾架的意思?

“具體的你不需要知道,幫我弄兩個機靈點的,彆讓沈家的人懷疑,你應該知道怎麼做。”江怡墨說。

她可不想天天洗碗拖地,反正有錢嘛,隻要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叫問題,江怡墨有辦法,啊哈哈哈!

“你是要男的還是女的?對身手有要求嗎?”徐風問。

徐風這話倒是提醒了江怡墨。她確實應該找個身手好的男保鏢,隨時可以保護她的那種。

“這樣,兩個女傭人,乾活機靈的,一個身手好的男丁。”江怡墨說。

“好,我儘快去辦。”徐風說。

這種事兒對徐風來講還是冇啥難度,他搞得定。

“對了,我讓你找的人,找得怎麼樣了?這件事情你必須引起重視,儘快給我解決掉。”江怡墨又說。

隻要找到那個人,江怡墨就會離開沈家,和這兒冇有關係,她需要馬上離開,怕時間拖得太長真捨不得,她不想動搖自己的決定。

“這件事已經有點眉目了,找到了當年和他一起共事的人,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那個男人就是當時酒店的一個男服務生,不過具體的暫時不清楚,主要是不知道他人在哪裡,因為五年前他離開了F國,查起來比較難。”徐風說。

“多難都得查,花多少錢都可以,但人必須找到。”江怡墨說。

“好,我懂。”徐風說。

掛掉電話,江怡墨繼續躺在床上,她的手指有點疼,時不時的舉起來看看,每次舉起來,都會想到剛纔沈謹塵抓住她的手,關切的樣子。

奇怪,他的樣子為什麼老是跳出來?

江怡墨越不想去想,她就越是控製不了自己,總會情不自禁的去想沈謹塵的樣子,想他一舉一動,就連他冷冰冰不說話的樣子都是可愛的。

瘋了,瘋了,江怡墨,你肯定是瘋了。彆忘了你來沈家是乾嘛的,你可是來搶孩子的呀,沈謹塵早晚會跟她撕破臉皮,你倆哪能走到一起?

再說,他是江雨菲的老公,難道你還想吃彆人剩下的嗎?

吃誰剩下的也不能吃江雨菲剩下的呀,你記清楚了,一定不能對沈謹塵有想法,你得學會控製自己OK?

江怡墨不停的敲打自己,就是為了提醒自己記住,有些人並不是喜歡就可以在一起,就算她對沈謹塵的好感度還可以,也不行。

半夜!

江怡墨時不時的會去朵朵和軒軒的房間,江雨菲動不了了,她趁機多關心關心孩子們,儘一個當媽媽的義務,江怡墨很想對孩子負責,想照顧他們,想給他們最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