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離開沈夫人家裡,直接開走了沈謹塵的車,等沈謹塵出來時發現自己的車冇了,瞬間就知道是小墨乾的。

算了。

不生氣,生氣容易長皺紋,他本來就比小墨大,一定不能比她先老,他要耗死她。沈謹塵重新去開了輛車,離開。

TM集團。

現在是下午。

徐風送了一套衣服過來。

“BOSS,這是今天晚上員工晚會,你需要穿的衣服。”徐風說道。

衣服?

竟然還是露背的裙子,黑色的,穿在身上閃閃發光,衣服設計得還不錯,就是露了一些。

“誰說我要穿了?”江怡墨纔不要。

她不喜歡穿裙子,尤其是這種整個背都在外麵露著的,看起來就特彆的奇怪,搞得好像她是出來賣肉的一樣。

“今天晚上也算是你來F國以來,第一次跟分公司的同事們聚在一起,這幾個月也是你帶領大家走向輝煌,你要是不露個臉,其它人怎麼想?”徐風說道。

江怡墨翻白眼。

“行了,我知道了,出去吧!”江怡墨不想再與這件事情爭辯。

江怡墨撇了眼旁邊這件衣服,隻能嗬嗬噠。

晚上。

江怡墨換上衣服,準備去參加了員工晚會。

分公司所有的員工都參加了,因為是江怡墨請客,隨便吃,想吃什麼都有。

大廳裡。

五顏六色的燈光照在人的身上,感覺超讚的。員工還準備了節目,一會兒可以一邊看節目一邊吃東西,跳舞。

今天晚上主要就一個字,嗨起來。

台上。主持人正站在那裡,他手裡拿著話筒講了開場白。

“接下來,有請我們江總和許總為大家跳開場舞,今天晚上的晚會正式嗨起來,大家掌聲歡迎。”主持人尖叫著。

員工們也沸騰了起來。

開場舞?

江怡墨怎麼不知道還有開場舞這件事兒?徐風壓根兒就冇有跟她提過。

“怎麼回事?”江怡墨凶狠的瞪著旁邊的徐風,恨不得把他掐死得了。

“BOSS,不好意思,我忘了跟你講了。”徐風雙手抱頭,生怕被打。

其實,他是故意不講的。因為講了,BOSS根本就不可能會配合。但開場舞是必須得跳的,隻有BOSS纔有資格跳。如果讓許濤一個人跳的話不足以代表TM集團,而且開場舞就是男女一起跳呀!

“小墨。”許濤走過來,非常紳士的伸出右手。

現在,所有人都把他倆盯著,連燈光都打在了他倆身上,此時他倆就是所有人眼中的焦點,江怡墨想拒絕也冇機會了,她便把手搭在了許濤的手上,倆人一起向舞台中央走了過去。

但江怡墨發誓,等晚會結束後,她要讓徐風好看。

音樂響起,許濤拉著小墨的手動了起來,他倆冇有采排過,現在隻能隨意的發揮,江怡墨偏偏又不會跳舞。

“不好意思呀!”江怡墨很尷尬。

她腳下的高跟鞋都快把許濤的腳給踩腫了,幸好許濤能忍,也冇有支聲,始終是麵帶微笑的,但台下的員工卻是看在眼裡,默默的心疼許濤的腳,希望他一會兒下台的時候還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