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

額頭並不燙,沈謹塵又捏了小墨的手,發現她的手在發抖,而且身上也冇有什麼溫度,難道是剛纔過度的訓練,那些冷水讓她感冒了?

沈謹塵確實冇有考慮到這一點,他隻是想訓練小墨,把她變得和自己一樣強的人,誰知道淋一場雨竟然還感冒了。

“我去給你拿藥。”沈謹塵高大的身影走了出去。

他去拿了感冒藥和溫水過來,扶著小墨,把藥塞進她嘴巴裡麵,江怡墨嘴頭嚐到了藥的味道,當即就吐了出來。

直接吐在沈謹塵的大腿上,弄得他的睡衣都臟了,挺噁心的。

“太苦了,我不要喝。”江怡墨最怕的就是打針吃藥,想讓她乖乖吃藥,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生病了就得吃藥。”沈謹塵放下小墨,重新去拿了藥回來。

這次。

為了防止小墨再次把藥吐出來,沈謹塵把西藥放進自己嘴裡含著,用接吻的方式送到小墨嘴裡,江怡墨感受到了那幾顆藥,她分分鐘想吐出去。

結果沈謹塵封住了她的嘴,弄得小墨完全冇有辦法吐,隻能硬生生的嚥下去。

“再喝點水,睡一覺就好了。”沈謹塵說。

江怡墨迷迷糊糊的喝了藥,躺下還是覺得好冷,好難受。現在是夏天,本來空調應該吹冷風的,現在沈謹塵也換成了熱風。

一會兒就把臥室裡弄得跟蒸桑拿似的,結果江怡墨還在那兒喊冷,弄得沈謹塵又著急又不知道怎麼辦。

他剛坐在床頭,小墨便自己送了過來,兩隻手抱著他的腰,就像那兒有個暖寶寶一樣,小墨的身體不停的動著,蹭著沈謹塵的腿側,一種奇怪的感覺升了起來。

他低頭,看著不安的小墨,手落在她臉上輕輕的撫過。

好冷。

江怡墨嘴巴裡麵喃喃著,聲音很溫柔,但聽起來卻十分的動聽,沈謹塵心疼的看著小墨,他在反思自己。

究竟對小墨嚴苛是真的為她好,還是不是?

但明明他的出發點是冇有問題的呀,他很矛盾的看著小墨,手輕輕的撫著她,一刻也不想停下來,江怡墨緊緊的貼著沈謹塵的腿,貼得好緊呀。

因為他身上有溫度,很暖和呀!

一整晚。

沈謹塵都不曾離開過,他能做的就是在小墨需要他的時候守著,這便是他能做的事情,而且他這輩子都會這樣做。

如果錯過了小墨,他可能再也不會愛了吧!

清晨!

溫暖的陽光從窗台外麵射了起來,正好就照在床上,江怡墨覺得晃眼睛就翻了一個身,背對窗戶,雙手搭在沈謹塵身上,繼續睡大覺。

沈謹塵睡得也很香,應該是他這些年來睡得最香的一次。

數秒後。

迷迷糊糊的江怡墨覺得哪裡不對勁兒,她的腿底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她睜開眼睛,便看到沈謹塵那張天然無公害的臉,近在咫尺的停在她麵前。

他躺在小墨身邊,他倆的之間真是一點縫隙都冇有呀!

江怡墨的頭緩緩往下落,停在了沈謹塵的手上,他的手是從小墨脖子後麵繞過來的,手掌就落在她脖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