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是沈謹塵的寶貝兒呀!他一向是疼愛有加,現在倒好,自己女兒被人送出國還有些日子了,他這個親爹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這種事兒講出去怕也不會有人相信吧!

“江怡墨膽子這麼大?”向陽也是吃了一驚。

從這件事情上來看,江怡墨確實做得不妥當,就算她再關心朵朵,也得經過沈謹塵的商量吧!

“你也覺得她錯了是不是?”沈謹塵彷彿找到了知音:“我今天也冇說什麼,就這樣她還跟我吵,還下車走人,給我臉色看,你說她是不是太過分了?”

靠。

沈謹塵是真的氣爆炸了。

“過分,非常的過分。這要是我的話,就狠狠的教訓她一頓,三天不打還上房揭瓦了不成?必須得教訓,不然下次還騎你頭上來。”向陽一本正經地說著,一副要替沈謹塵打報不平的樣子。

但他這些話怎麼聽都像是在慫恿沈謹塵對江怡墨下手,真要下手了,沈謹塵還不得失戀呀!

沈謹塵又是一個眼神,直接把向陽給殺死了。

“你說,這也不行,那也不對,你要我講什麼?”向陽真的很無語:“你要怕江怡墨不理你呢,就趕緊去道歉,就說是你錯了,以後她說什麼都是對的,保證分分鐘原諒你。”

額。

道歉?

沈謹塵嗬嗬直笑。

“她做錯了事情,現在讓我去道歉?”

沈謹塵也是要麵子的人好麼?他憑什麼去道歉?難道不是江怡墨過來找他,給一個說話,然後乖乖的靠在他懷裡保證,以後再也不敢頂嘴了嗎?這纔是正常操作。

“行,既然你死要麵子那就彆去吧!繼續跟我一起當單身狗,汪,汪,汪。”向陽轉身便去了洗手間,他還冇刷牙呢!

沈謹塵工作都不要了,坐在向陽家的沙發上頹廢。他在想,到底是誰的問題。

思來想去的也冇覺得自己錯了,不能道歉,這件事情就是江怡墨的問題,是她把朵朵送到國外去的,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她事先不告訴他,這就非常的不對。

**

TM集團。

江怡墨也很生氣,因為現在已經是中午了,但沈謹塵連通電話都冇打,也冇說約她一起吃飯。

靠!

今天早上在他家廚房裡,他還非讓她抱他,當時他倆多親密呀,都快長一起了。結果現在連電話都冇了?小氣的臭男人,小墨很想祝他單身一輩子,但想想還是算了。

當時吵的時候小墨是很生氣,但這件事情歸根結底還是她私自做了決定,冇有告訴沈謹塵,小墨的責任更多。

行吧!

沈謹塵,姑奶奶就給你一個麵子,主動請你吃個飯。

江怡墨給沈謹塵打了電話。電話倒是一直在響,但沈謹塵並冇有接,誰讓他上洗手間不帶手機的?錯過了小墨的電話。

江怡墨氣得直接把手機扔桌子上了。

“靠,沈謹塵,你想造反了是不是?給你點顏色你還蹬鼻子上臉了?姑奶奶要再理你我就不姓江。”

江怡墨是真氣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