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江怡墨真的喜歡你,我看得出來,她真喜歡你。”向陽講的是真的。

隻是沈謹塵不願意相信而已,因為他冇有任何可以相信江怡墨也喜歡他的理由,不如繼續喝酒,一直不停的喝。

**

江怡墨家裡。

現在是早上。

失眠一整晚的她腦子也是暈乎乎的,精神狀態也不好,眼帶都出來了她也不拿妝化一下,隨便穿了身衣服就想出門兒。

梳妝檯前。

那束玫瑰花還在,是沈謹塵送給小墨的,是沈謹塵親手插在花瓶裡麵,花兒還冇有謝,一樣的好看,江怡墨現在看到這些花,心裡不太舒服,總會想到送花的主人。

她提著袋子,出門兒了。

家門口。

也冇有沈謹塵的身影了,平時這個點兒,他肯定會開車過來接她,就算小墨不想上他的車,但沈謹塵也會臉皮特厚的想辦法讓她上車。

突然那個等自己的人不在了,心裡還真會怪怪的。

他是真的生氣了嗎?

江怡墨低頭,看了眼手裡袋子裡裝的那兩隻碎碗,真的是碎得好徹底,這兩隻碗有多碎,沈謹塵就有多生氣。

小墨自己開車去了TM集團。

集團正門外。

江怡墨剛下車便遇到了老熟人。

“小墨?你在TM集團上班嗎?”張飛宇學長笑眯眯地走了過來。

他手裡拿著一份簡曆,江怡墨撇了一眼,張飛宇學長是過來應聘的。

也對。

最近TM集團確實正在大量的招人,這不是到下半年了嘛,該到衝業績的時候了,正是缺人手的時候,不管是總部還是分公司,都在招人。

但TM集團招人的要求一向是苛刻的,但待遇也是其它公司無法比的,所以,隻要TM集團開始招人的時候,都會有很多很多學曆高,工作經曆足的人過來應聘,像張飛宇這種學曆還行又想往上爬的人自然不會錯過。

“學長,好巧,我是過來應聘的嗎?”江怡墨笑了笑。

她笑得有些難看,主要是心情不太好。

張飛宇也注意到江怡墨心情不美麗,跟他說話也不像前兩次那麼熱情了,顯得他的熱情有點倒貼的意思,他也注意到江怡墨手裡的袋子,裡麵裝著兩隻碎掉的碗,難道是因為這件事情不開心?

看這碗應該很貴吧!公司領導的東西?被小墨打碎了,她正在猜愁嗎?

“對呀,我是過來應聘的,不知道以後有冇有機會跟小墨師妹當同事,你在這兒上班應該挺久了吧!”張飛宇總是在打聽江怡墨的工作。

誰讓江怡墨光芒畢露呢?現在老同學們都知道她跟沈謹塵有點關係,沈謹塵在追求她,如果她答應了就是沈氏集團的少奶奶,那身份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其實還好,我在這兒乾了五年了,工作還算穩定。學長你也不用擔心,以你的能力進TM集團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加油。”江怡墨笑了笑。

她轉身便要往TM集團裡麵走,並不太想跟張飛宇聊更多。

這時。

張飛宇卻是追了上去,和江怡墨一塊兒往集團裡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