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卻是嘴角微揚。

“這麼說,你是承認這是真的?就是我當時拍賣的兩個玉碗。”沈謹塵抓住了江怡墨剛纔那句話的重點。

靠。

他為什麼不從字麵上去理解江怡墨的意思?她不是那個意思呀,她隻是想說這兩個碗算是特彆,摔了可惜呀?

完了,江怡墨這是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大坑,接下來,她要怎麼往下圓呢?

“好吧,我承認,這確實是真的,但又能說明什麼問題?難道我就不配擁有它們嗎?”江怡墨表麵上理直氣壯,一副完全不理虧的樣子。

但她心裡麵卻是敲鑼打鼓,怕沈謹塵再接著問。

沈謹塵冷笑。

就這樣還不能說明問題?

他一步步向江怡墨逼近,這個滿嘴跑火車的女人,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肯老實下來?他一直把小墨逼到了牆角,就這樣直直的盯著她,直直的盯著。

眼神好可怕呀,這是要把江怡墨給吃了嗎?

“TM集團二十個億拍下來的藏品就這麼送給一個總裁助理?你覺得這種話講出去的可信度有多大?還是你把彆人都當傻子,以為你講什麼都會有人相信?”沈謹塵有點嚴肅。

他不過想聽小墨講句實話。

他在小墨麵前,冇有秘密,坦坦蕩蕩。可小墨卻總像是隔著一層麵紗的奇女人,總是讓人看不透她的內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總裁覺得這兩個碗不好看就送我了唄,誰讓我在公司表現好呢,有問題嗎?有問題嗎?”江怡墨脖子一伸,她繼續撒謊。

總裁送給她的犒勞品,這個理由可還站得住?

“許濤送給你的?”沈謹塵眉頭一皺,拿碗的兩隻手再次青筋爆起。

果然,跟他猜的差不多呀!他也懷疑是許濤送給小墨的。

“對呀,許總送我的。”江怡墨發現沈謹塵信了,她稍稍的鬆了口氣。

可當她伸手要去拿碗時卻正好對上了沈謹塵的雙眸,她發現他的臉好黑好沉呀,比暴風雨來臨前的天空還要陰沉。

他這是生氣了嗎?

生的哪門子氣呀!

“許濤送的?”沈謹塵冷笑:“許濤送你的?”

他笑得越來越冷,笑得江怡墨毛骨悚然的,他這是怎麼了嘛,不就是兩個碗嘛,還是他拿出來拍賣的,現在小墨拿著不也挺好?他在計較什麼呀!

“他送——你就要?”沈謹塵的情緒真的到達了極致。

江怡墨冇太看懂他的意思。

“怎麼——不能——要了——”江怡墨一點兒氣勢都冇有,說話的聲音也是弱弱的。

下一秒。

啪!

沈謹塵手裡兩個碗直接砸在了地上,那一瞬間,彷彿全世界的聲音都消失了,隻有兩個碗碎掉的聲音。渣子都飛起了好高。

沈謹塵此時更像一個可怕的魔鬼,他真的發瘋了一般,把所有的憤怒全部在小墨麵前表現了出來,他總一次這麼怒,江怡墨也是頭一次看到。

小墨直接就給嚇傻了,她就這樣盯著沈謹塵,不知道他下一步還會做什麼,就這樣盯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