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傭人一臉驚訝的看著沈謹塵,怎麼感覺他什麼都知道?弄得好像他和大小姐睡過一樣。

“是。”傭人點頭,特恭敬。

沈謹塵這才離開了小墨家,等他開車回家時,已經淩晨三點了,冇睡幾個小時就天亮了,他還大清早的起床給軒軒做早餐,相當有父愛。

餐桌前。

軒軒和沈謹塵麵對麵坐在一起,他總是在照顧軒軒,幫他倒牛奶,幫他拿麪包,自己是一口都冇有吃,黑眼圈還有點重,但並不影響他的帥氣。

“爹地,你昨天晚上幾點回來了?”軒軒問。

“很晚了,你已經睡著了。”沈謹塵說。

他現在跟軒軒的相處模式好了很多,不會像以前那樣總是冷冰冰的,一點人情味兒都冇有。

“你找到小墨姨了嗎?她怎麼樣呀!”軒軒又問。

沈謹塵又遞給軒軒一片麪包。

“她挺好的,玩得很嗨。”沈謹塵說。

不僅嗨,他倆還當著大家的麵兒親了半天呢,吻得是挺逼真的,隻是沈謹塵在向小墨表白時,她卻跑掉了,搞得沈謹塵以後都不知道要怎麼表白了,難道他真的很恐怖嗎?

“爹地,你好像不太開心。”軒軒看出來了。

“冇有,快吃飯,一會兒我送你去學校。”沈謹塵說。

他確實不太開心,但有毛用呀,江怡墨又不會因為他不開心而喜歡他,跟他在一起,追女生果然是件特麻煩的事情,比做生意難多了。

“爹地,你不用送我去上學,讓司機送我就可以。你現在應該去看看小墨姨,順便帶上玫瑰花。”軒軒特認真地說道。

既然是要追求女孩子,就一天也不能鬆解,軒軒覺得,隻要爹地夠努力,一定可以追到姨的。

到時,等姨和爹地結婚後,軒軒就可以改稱呼了,到時,他可以喊小墨媽咪,哎呀,想想就覺得好開森呀!

“真的沒關係,爹地,你就去吧!司機送我就可以,你快去吧,再不去姨就該出門了,到時你又該撲個空了。”軒軒直接站起來,把爹地往門外推。

其實。

沈謹塵也挺想去小墨家裡看看,怕她昨天晚上喝多了,現在會頭疼,身邊全是傭人,哪有他會照顧人?

“爹地,你記得帶花喲!爹地加油,棒棒噠。”軒軒揹著小書包和司機先出去了。

沈謹塵看著這麼可愛的軒軒,他卻笑出了聲來。雖然,他到現在也在懷疑軒軒和朵朵不是自己的孩子,明明一張親子鑒定就可以搞定,他卻不想去做,寧願一輩子稀裡糊塗的不想知道真相。

至少不知道,他還可以假裝孩子是他的。萬一查出來不是,他要如何麵對自己的內心?

沈謹塵從家裡帶了些早餐,帶買了玫瑰花,帶到小墨的家裡去。

到小墨家時,她還在睡覺。

傭人在打掃衛生,早餐也準備好了。沈謹塵把他帶的早餐拿到廚房保溫好,然後捧著玫瑰去了小墨的臥室。

小懶豬還在睡覺覺,沈謹塵把他帶的花插進花瓶裡,放在梳妝檯上。然後便去床頭,手落在小墨鼻子上輕輕的捏了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