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開始吧!”江怡墨站在沈謹塵麵前,捏緊她的小拳頭對著沈謹塵,時刻準備著。

沈謹塵麵無表情地把雙手落在江怡墨肩膀上,把她的身體轉向那位魁梧的男人。

“你的對手是他。”沈謹塵說。

額!!

江怡墨覺得,沈謹塵是在跟她開玩笑,她立馬轉過來看著他。

“大兄弟,你在跟我開玩笑嗎?那傢夥身上全是肌肉,感覺刀槍不入的,你讓我跟他學?你這是想讓他打死我呀!”

江怡墨拒絕。

如果不是沈謹塵手把手教學,那她就不學了。

“等你什麼時候可以把他打敗了,就可以來挑戰我了。”沈謹塵的手重重的落在江怡墨肩膀上,一副祝她好運的樣子。

轉身,他便要走。

江怡墨耍賴似的坐在地上,雙手抱住沈謹塵的大腿。

“那我不學了,我不學了,我要回家。”江怡墨耍賴也是一流的。

沈謹塵甩腿,還踢不開?

“難道你還想被人打死嗎?忘記你一次次被人害時,自己冇有身手,分分鐘被按住的時候了?江怡墨,我以為你是個有上進心,事事喜歡挑戰的人,原來你也不過如此,是我高看你了。如果你想走現在就可以,但在走之前你必須承認,你江怡墨一無是處,是個膽小鬼。”沈謹塵特認真地對小墨講,看著她的眼睛。

激將法?

膽小鬼?

嗬嗬,她江怡墨是隨便激幾句就會放棄的人嗎?

江怡墨當即便站了起來,雙手插腰。

“好,我接受挑戰。如果我可以把他拿下,你又該如何?”江怡墨說。

“允許你提一個要求。”沈謹塵說。

“一言為定。”江怡墨伸出她的小手指。

如果她證明瞭自己,她要提一個要求。要求就是如果她做了一件讓沈謹塵不開心的事情,他必須原諒,不能發脾氣。這就是小墨的要求,因為朵朵的事情她還冇有告訴他,而沈謹塵知道後肯定是會生氣的。

沈謹塵轉身,走掉了。

他回到彆墅裡,站在窗台前遠遠的看著大樹底下的小墨,一次一次的被教練打倒在地上,身材魁梧的教練隻需要一隻手就可以把小墨扔出去,看到她摔在地上,那叫一個慘。

“爹地。”軒軒走了過來,他和爹地一起站在窗台前,看著院子裡的小墨姨,咦,真的好慘呀!

“你為什麼不自己教小墨姨呢?”軒軒問。

軒軒是覺得,如果由爹地親自教的話,小墨姨肯定不會吃這麼多的苦頭,看看她現在多慘呀,感覺全身骨頭都散架了吧!

“我教不了她。”沈謹塵的表情很凝重。

“教不了?”軒軒不懂。

是的。

沈謹塵教不了。

因為他喜歡小墨,見不得她受傷。如果由他親自教的話,怕是一出拳頭就手軟了,捨不得下手的他根本冇辦法教小墨。

隻是沈謹塵也冇有想到,這個教練下手也忒狠了些,完全不知道心疼小墨呀,氣得沈謹塵臉都綠了,恨不得現在就衝下去,狠狠的把教練打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