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江怡墨語塞。

“既然冇有問題,就先留下來,即便江雨菲真的回來了,你也可以做彆的事情,酒店給你開多少錢,我給你雙倍。”沈謹塵霸氣地講。

他這麼明顯的想讓江怡墨留下,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

甚至心裡清楚,江怡墨留下可能會弄出很多麻煩,江雨菲還會一次次地跟他鬨,他還是想要留下她。

“沈先生你這是何必呢!明明你太太已經讓你打發我了,把我留下來隻會讓她不高興。”江怡墨說。

她很直接的,不會繞彎子,覺得那樣會很累的。

“所以,你是因為江雨菲才走?怕她以後會為難你?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以放心,這個家我說了算,誰想為難你,得先過我這一關,這樣能放心了吧!”沈謹塵講。

他很溫暖的講了這番話,連眼神當中都是江怡墨的影子,偏偏他倆離得又近,江怡墨抬頭,沈謹塵低眉,每一個動作都像畫卷一般。

燈光剛好從他倆頭頂上照下來,莫名的覺得這一刻好美好美,彷彿在仙境中一般,一輩子都不願意出來。

門外!

江雨菲看在眼中,心卻緊緊的揪在一起。她都講得那麼明顯了,沈謹塵還是不願意趕走江怡墨,她不過在彆墅裡待了兩天,沈謹塵就對她念念不忘,真要長時間待下去,沈太太的位置怕是真得讓人了。

江雨菲捏著拳頭繞開。

書房裡,江怡墨和沈謹塵同樣的姿勢保持了許久,久到他倆都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要不是江怡墨站累了,自己動了動,他倆還站著。

“安心留下來,我不是為了你,因為你是第一個讓朵朵笑,讓她開口的人,我覺得你會有辦法讓她真正學會說話,而且你留下來也可以有份更好的收入,何樂而不為,嗯?”沈謹塵講得很有道理的樣子。

他內心正期待著江怡墨點頭。

“留下來,嗯?”沈謹塵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

他倆的雙眸撞在一塊兒,就好像兩顆隕石撞在一起似的,發出來的光異常的閃耀,連心都會被對方的眼神牽著走。

“嗯。”

江怡墨點頭。

能讓沈謹塵講這麼多話,還很溫柔,相當不容易,她已經很有麵子了。

再者,江怡墨也很想留下來,她想跟孩子們多多接觸,隻有感情培養好了,孩子們願意接受江怡墨,她纔能有辦法帶走。

所以,她留下來的目標其實是想著怎麼帶著朵朵和軒軒。等哪天沈謹塵清醒過來,怕是他會很後悔今天的決定。

“那我去忙了。”江怡墨說。

沈謹塵一個人坐在書房裡,把桌子上的離婚協議書放進抽屜裡,現在用不上了,但他也冇有毀掉,收了起來。

打開電腦,他每天習慣性的查監控,像他這種身份的人最怕的就是身邊人的背叛,更容不得任何人對他背後做手腳。

彆墅周圍都有監控,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都有。

從今天早上到現在,他把監控全部過了一遍,當他看到江怡墨鬼鬼祟祟的從彆墅正門溜出去時,沈謹塵按了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