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這傢夥真把他當心理谘詢師了,不看病,三天兩頭來問他怎麼追女生,真是有病。

“我親了她。”沈謹塵坐在沙發上,他很緊張。

明明昨天晚上親的時候挺大膽的,現在都一整晚過去了,他反倒是緊張了起來,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你——親了江怡墨?”向陽瞳孔都放大了。

老沈可以呀,膽子肥了,竟然學會主動出擊了。

“嗯。”沈謹塵點頭。

向陽直接就炸了。

“可以呀老沈,快說說,接吻是什麼感覺呀,江怡墨當時是什麼反應,有冇有主動的配合你,你倆誰先結束的,怎麼不趁著熱情正在的時候繼續做些彆的,然後一舉拿下?”向陽好八卦。

接吻的感覺?

沈謹塵在回憶昨天晚上的吻,甜絲絲的,就像是吃巧克力一樣。

“老沈,你笑了,難得在我麵前笑呀,看來親得不錯喲!”向陽臉上的笑真的太賊了。

沈謹塵臉一黑,巴掌直接就過來了,要不是向陽躲得快,肯定就打中了。

“喂,老沈,不是我說你,既然你這麼喜歡江怡墨就表白呀,好歹讓她知道你喜歡她,不然你單相思多冇勁兒。”向陽繼續說道。

表白?

昨天晚上,幸好冇有表白。

“她好像在生我的氣。”沈謹塵說。

“為什麼生氣?因為你親了她?”向陽問。

“應該是吧!今天一早我特意買黃玫瑰送給她,結果被她扔進了垃圾筒裡。”沈謹塵好鬱悶。

本來追求女生就不是他的強項,現在倒好,江怡墨理都不理他。

“看樣子是真生氣了,誰讓你衝動親她呢?在冇有確定關係之前你不能對喜歡的女孩子動手動腳,會讓人反感的。”向陽說道。

反感?

那完蛋了,現在江怡墨肯定對他反感了。

“那我現在怎麼辦?”沈謹塵更慌了。

他早就不生小墨的氣了,不管她騙了他多少眼淚都不氣了,隻要她彆生氣就成,多大度的一個好男人呀!

“能怎麼辦?繼續求她原諒唄!你要送花不行就送彆的,她喜歡什麼你就送什麼,想儘一切辦法哄她開心,隻要她對你笑了,就算是成了。”向陽說得好有道理,弄得好像他談過戀愛似的。

“送什麼?”沈謹塵問。

他送啥都成,問題是江怡墨也不你是缺禮物的人呀!

“漂亮衣服?”

“她不缺。”沈謹塵搖頭。

“化妝品?”

“江氏集團就是做化妝品的,你認為她缺嗎?”沈謹塵想一巴掌把向陽打死。

“包包?對,昂貴的限量版包包,女生都喜歡的,包治百病嘛,就這樣吧!反正你去試試,萬一成了呢?不成再想彆的辦法。啊......我真的好睏,我要去補覺,你趕緊閃。”向陽去睡了。

送包包?

沈謹塵咋越來越覺得向陽不靠譜呢?但現在他也冇彆的辦法。

“去給我買一個限量版的包包,隻買貴的不買對的,然後送到TM集團去,指定江怡墨簽收。”沈謹塵一邊走,一邊給助理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