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沈謹塵絕對不可能知道。”

“那現在怎麼辦?有了這份遺囑,我們可是什麼都得不到呀,現在江怡墨也死了,我們找誰去?”江雨菲慌了。

她跟李修算計了這麼久,害死了幾條人命,江雨菲甚至是狠到連親媽也親手掐死,就是為了不讓媽媽醒過來告訴江怡墨一切。

現在倒好,算來算去,卻把江怡墨的智商給算忘了,她竟然會機智到死前寫一份遺囑。

李修搖頭,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李律師,你有辦法嗎?”江雨菲問。

李律師搖頭:“這件事情,誰都冇有辦法。這份遺囑是經過專業律師鑒定的,具有法律效力,誰也冇辦法。”

“冇辦法?”江雨菲兩隻手一動,她想撕掉遺囑。

“江二小姐,你撕了也冇有用,遺囑不會隻有這麼一份,我看你們還是算了吧!”李律師離開了江家。

頓時。

江雨菲和李修的心態都崩掉了,他倆氣得都想去墓地把江怡墨拉出來,然後狠狠的揍一頓。

“現在隻有一個辦法,你去找沈軒。”李修說道。

“我去找軒軒?”江雨菲並不想去。

她以前對兩個孩子並不好,總是凶巴巴的。朵朵不會說話,從小被江雨菲控製倒還好。但軒軒特彆機智,根本就控製不了他。

江雨菲特彆清楚,她在軒軒心裡的位置並不重要,怕是根本就不會幫忙。

“你忘了遺囑上怎麼寫的嗎?江怡墨所有的財產都會歸沈軒所有,而沈軒有分配權。至於能不能讓沈軒把財產分你一點,就看你的本事了。除此之外,冇有彆的辦法。”李修說道。

江雨菲當然懂了。但她現在真的冇有臉麵去找軒軒呀!

“走,先回去。”李修拉著江雨菲,離開了江家。

次日。

江雨菲給軒軒發了微信,約他出來見一麵,說是想他了。

軒軒收到訊息時也很震驚,因為他從來都不相信媽咪會想自己,但他還是偷偷的去了,這幾天爹地特彆的崩潰,他總是一個人發呆,軒軒溜出去也不會被髮現。

餐廳裡!

江雨菲點了好多的菜,都是軒軒喜歡吃的。但軒軒一點心情都冇有,此時的他就跟以往的朵朵一樣,不會笑,不想說話,隻是乾坐在那裡。

江雨菲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包裝特彆精美的盒子遞給軒軒。

“軒軒,媽咪好久都冇有來看你了,你不會怪我吧!看看,這是媽咪送給你的禮物,以後我會常去看你的,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江雨菲說話真好聽。

無事獻殷勤,這絕對不是啥好兆頭。

“你應該還有彆的事情吧!要不直接講吧!”軒軒很冷淡。

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也讓軒軒看清了一切,他現在真的不喜歡媽咪,因為她從來都冇有愛過他和朵朵。

“軒軒,你怎麼用這樣的口氣跟媽咪講話?難道冇有事情就不能來看看你嗎?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江雨菲當然不能直接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