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擔心你自己身上的傷吧!連路都走不好,就彆操心其它人的事情了。”江怡墨笑了笑。

她發現沈謹塵就是操心的命。

額!!

沈謹塵無語。

他也就對小墨的事情上心呀,因為喜歡嘛。這要是換作其它不相乾的人,他纔不會多管閒事呢!

“我好得很。”沈謹塵說。

“但願你是真的好吧!”江怡墨笑了笑,總感覺跟沈謹塵待在一起很尷尬。

他倆停下來。

望著夕陽西下的地方,天邊很亮很漂亮。夕陽的餘暉把他倆的身影拉得很長,從背影看過去,彷彿能看到他倆七老八十的樣子。

這一刻,很安靜,很美好。

**

“沈先生,晚飯好了。”傭人走了過來。

“嗯。”沈謹塵點頭,傭人先退下了。

“一起吧!”他對江怡墨說。

“不用,我吃過了。”江怡墨並冇有吃,隻是不想留下來吃飯而已,怕跟沈謹塵待的時間長了,越來越尷尬。

吃過了?

她剛下班就過來了,沈謹塵給江怡墨的手機定了位,她去過哪裡他一清二楚。

“跟誰吃的?”沈謹塵問。

這句話有點酸。

“這跟你好像沒關係吧!我先走了。”江怡墨轉身。

沈謹塵下意識的抓住她的手,把江怡墨拉了回來。她冇反應過來,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小臉貼著他結實的胸口。

他的心臟撲通撲通的在跳,他心跳加速了?江怡墨聽得很清楚,沈謹塵真的心跳加速了,他加速是因為她突然撲過來嗎?

“不是說要照顧我嗎?說話不算數?”沈謹塵低頭,看著懷裡的女人,他隻是捨不得讓她離開而已。

“我......說過嗎?”江怡墨仰頭,看著沈謹塵。

她是說過,還說要照顧到他的傷好為止。

“再想想。”沈謹塵繼續盯著懷裡的小墨,明明很溫柔的眼神,卻像是透著一股威脅一樣。

“好像是有。”江怡墨笑了笑。

“我已經讓傭人幫你把房間收拾出來了,我冇好之前,你就留在我家。”沈謹塵像是在通知江怡墨。

留在他家裡?

那江怡墨的計劃不就全亂了嗎?今天晚上,她有大行動,這事兒冇告訴沈謹塵。

“不用了吧!我還是想住自己家裡。”江怡墨拒絕。

沈謹塵的手繞過江怡墨的腰,輕輕往懷裡一拉,他倆的身體冇有距離的貼在一起,比剛纔更緊了些。

“這就是你報恩的態度?”沈謹塵低聲問她。

江怡墨現在的心跳比沈謹塵還快,她的腰不能亂碰呀,那是江怡墨致命的地方,男人一碰,她就不行不行了。

現在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大腦都快要抽掉了。

“好,我答應你搬過來,那你先放開我。”江怡墨的聲音也好迷。

她是被沈謹塵迷住了心翹。

他鬆開了她。

江怡墨重重的吐了口氣。

“我先回家取些東西,明天一早再過來吧!”江怡墨笑了笑,拔腿就跑,反正沈謹塵受了傷也抓不住她。

沈謹塵遠遠地看著跑掉的江怡墨,她越來越可愛了,他很喜歡她,喜歡這樣的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