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江怡墨真的要被他氣瘋了。

沈謹塵躺在床上,聽著江怡墨的聲音,還有她不停刷牙的聲音,想想就覺得好笑,特有意思。他喜歡跟小墨在一起的感覺。

和她在一起,無時無刻都是歡聲笑語,整個人都是放鬆的。

深夜。

江怡墨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翻身,好像看到沈謹塵的床頭有個黑影,因為光線很暗,加上她在睡覺,所以隻是隱約間看到了。

江怡墨把眼皮睜開,腦子逐漸的清醒過來。

下一秒。

江怡墨直接就傻掉了。

因為她看到沈謹塵正在床頭用夜壺小解,而且他是對著她的方向的,所以,江怡墨躺在床上看得清清楚楚。

真的是清清楚楚呀!

完了,完了,江怡墨有種想把自己眼睛戳爆的感覺。

為什麼要讓她看這種奇怪的東西?江怡墨躺在床上也不敢亂動,怕被沈謹塵發現了更尷尬,一直等到他解完,躺回床上後,江怡墨纔敢把腦袋縮進被子裡。

頓時。

江怡墨的心態就全炸了。

忘掉,忘掉,一定要忘記剛纔那一幕。江怡墨不停的告訴自己,可她越想遺忘,那東西就像是長在她腦子裡一樣,根本就忘不掉呀!

江怡墨甚至可以清晰的記得它是什麼樣的,多大,多長,沈謹塵好像是挺厲害的。媽耶,越想越羞澀了,江怡墨想把自己殺了。

整晚。

江怡墨都在折騰自己,就連睡著了夢裡都是沈謹塵的樣子。她竟然羞澀的夢到跟他接吻,她好配合他。夢裡,她跟沈謹塵抱在一起,那種感覺就像是情侶一樣。

突然!

江怡墨從夢中驚醒過來,嚇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天亮了。沈謹塵坐在床頭吃飯,沈夫人送了飯菜過來,還有江怡墨的份。

“小墨,睡醒啦!快去洗臉刷牙,阿姨給你們帶好吃的早餐喲!”沈夫人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

江怡墨雙手捂著小臉蛋兒,她直接往洗手間跑了過去,把自己關在洗手間裡,站在鏡子前的江怡墨真的想把自己打死。

為什麼要做那樣的夢?

這是江怡墨頭一次夢到跟男人接吻,還是跟沈謹塵。要不是剛纔突然驚醒,他倆都圓房了。媽呀,媽呀,這要是被沈謹塵知道了,江怡墨還要不要活了?她這是多缺男人嗎?

忘掉,忘掉,趕緊忘掉。

江怡墨打開水龍頭,直接往臉上潑水,她得先讓自己清醒清醒。

**

“小墨怎麼還不出來?昨天晚上你欺負她了?”沈夫人問。

她在沈謹塵麵前是嚴肅,在所有人麵前都是嚴肅的,唯獨對江怡墨是熱情的,過頭的那種。冇辦法,沈夫人就是想讓沈謹塵娶江怡墨過門。

“冇有。”沈謹塵否認。

如果用手捂她嘴巴,讓她嚐了嚐他的味道也算是欺負的話,那他是欺負了她,但這件事情都翻篇了。

“真冇有?我怎麼感覺剛纔小墨臉紅了,好像很害羞?你倆昨天晚上孤男寡女的,該不是已經......”那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