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等沈謹塵打車離開後,她再開車去TM集團。真是麻煩,每次去TM集團的時候都跟做賊一樣,尤其是沈謹塵在的時候。

看來。

是得想辦法了,等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完後,江怡墨的身份自然也不用再隱藏了。

TM集團總裁辦公室裡。

“江總,您找我?”徐風問。

“今天中午幫我約天蘭國際的總裁,我要跟他見麵。”江怡墨開始放大招了。

“江總,以您的身份,其實不用親自去談。派我去都算是給他們天蘭國際麵子了。”徐風這話確實不假。

這要是以前,江總根本就不會親自去,她可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

“這件事情至關重要,交給你我不放心。”江怡墨這句話,傷到徐風了。

他啥時候不靠譜了。

“江總,你是在懷疑我的工作能力,我......”徐風想哭。

“行啦!彆在我這裡飆演技了,趕緊去工作。”江怡墨不想廢話。

中午。

江怡墨秘密會見了天蘭國際的總裁,敲定了一些事情,接下來,就是等待時機的時候。基本不需要做什麼事情,每天按時上下班就可以。

七日過後!

天蘭國際突然宣佈公司運營不利,公司嚴重虧損,導致公司不得不麵臨倒閉。這個訊息來得很突然,在整個F國鬨得沸沸揚揚。

而此時。

江怡墨和許濤坐在總裁辦公室裡,倆人看著電腦上的訊息,倆人臉上的表情都不太一樣。

“你並不意外?”許濤問江怡墨。

他覺得江怡墨的反應太過於平靜,這反倒不是什麼好事情。

“商場如戰場,你我都是在這個圈子裡混了許多年的老人,見慣了這種事情,又何必大驚小怪,嗯?”江怡墨淡淡一笑。

她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李修和江雨菲那對賤人怎樣了。尤其是江雨菲,她千算萬算也冇想到,好不容易算計來的天蘭國際股份竟然幾天之內變成了一堆廢品。這種從天堂掉下地獄的感覺不好受吧!

江怡墨就是想讓江雨菲知道,靠算計得來的一切是不會長久的,我們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犯下的錯誤做出彌補,江雨菲罪該萬死,她怎麼可能好端端的活著?

這時。

徐風突然走了進來,他趴在江怡墨耳邊神神秘秘的說了幾句話,許濤坐這麼近都聽不清,那肯定是重要的事情,至少他不能聽到。

“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江怡墨心裡有數了。

徐風走了出去。

許濤一直看著江怡墨,知道她有秘密,但他不會隨便去窺探彆人的**,江怡墨不講,他就肯定不會問,隻是一直笑眯眯地看著她。

“我有事得先出去一趟,公司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江怡墨對許濤說。

“需要我幫忙嗎?”許濤問。

其實他能看出來,多半還是跟天蘭國際有點關係,江怡墨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江怡墨笑了笑。

江怡墨自己開車去了天蘭國際,她把車停在了天蘭國際集團大門外麵,摘下墨鏡的她遠遠的瞧著眼前這一出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