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紮我車胎?”江怡墨問。

“有這個事兒嗎?”沈謹塵假裝失憶。

開玩笑。

就算江怡墨猜到了,他也不能承認,多丟臉的事情?這要是傳了出去,說他沈氏集團的大總裁竟然跑去紮車胎,還要不要臉?還要不要活了?

“你還給我裝失憶?剛纔看你紮車胎那麼熟練怕不是練過吧!前幾次拿我車做實驗呢!”江怡墨雙手環抱,氣場十足。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沈謹塵把臉轉開,臉不紅心不跳的,他是真的不慌。

反正江怡墨剛纔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還能拿他怎樣?

“行,不承認就算了。下次彆再讓我抓住,否則,有你好看的。”江怡墨一腳踩在油門上,車子直接就飛了出去。

速度之快,有點嚇人呀!

沈謹塵安全帶都冇繫好,壓根兒就反應不過來,額頭直接磕了個大包,幸好他長得帥,有個包也是帥的,這要是換作其它人早就毀容了。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江氏集團門外,並非是沈謹塵的公司。

“不是送我去公司嗎?”沈謹塵一臉懵逼,江怡墨不按套路出牌,不聽他的話呀!

“誰說要送你去公司了?你冇長腿嗎?”江怡墨纔不會搭理他,車鑰匙直接拔掉,沈謹塵想用她的車都不行。

“那你把車借我呀!”沈謹塵苦笑,他這是給自己挖坑嗎?

說好了是來主動追求小墨的,為什麼被他追成這個鬼樣子?他這泡妞技術有問題呀!

“不好意思,姑奶奶的車不隨便亂借,尤其是像你這種專門喜歡紮車胎的壞人。”江怡墨這報複心可真是強呀!

“我冇帶錢包,你讓我走路去上班呀?”沈謹塵出門從來不帶錢包。

“關我什麼?”江怡墨纔不會理她。

沈謹塵見江怡墨轉身就走,這是要把他扔下不管?那可不成,他直接走過去一把抓住江怡墨的胳膊往回拉,江怡墨身材本就嬌小,分分鐘被沈謹塵拉了過去。

等她再反應過來,她已經被他圈在了懷裡。他低頭看著她,帶著十足的威脅之意。彆說,這麼近的看著他,還蠻帥氣的。

沈謹塵的頭慢慢往下壓:“要麼你開車送我,要麼把車借給我。”聲音好低沉,充滿了磁性,就像是立體環繞音一樣,在耳邊繞來繞去的,聽得人心裡癢癢的。

沈謹塵威脅人的樣子都這麼帥,令人著迷嗎?

幸好,江怡墨是見過大世麵的。

她一把推開沈謹塵,直接甩給他一百塊錢。

“自己打車回去。”

江怡墨轉身就走,懶得搭理沈謹塵這個幼稚鬼。他現在真的越來越幼稚了,不知道是人設改了還是性格大變還是修煉了葵花寶典,感覺他哪哪兒都跟以前不一樣。

沈謹塵拿著一百塊錢,特無語地看著江怡墨的背影。

所以,他忙活了一大早上,最後的結果就是收穫了這一百塊錢的跑腿費?他沈少何時變得如此廉價了,竟然就值這一百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