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

這麼高?萬一他冇接住,江怡墨不得摔個狗吃屎?太狼狽了。但不跳也不行呀,總不能坐在這裡等救援隊的人來吧!

“那你回家穿件衣服去。”江怡墨。

她一會兒跳下去,沈謹塵肯定雙手摟住,到時,她不就在他懷裡了?他又冇穿衣服,被他這樣摟住得多尷尬?

“我這一來一回的怕是冇半小時不會出來,你確定要一個人在這裡等我半小時?”沈謹塵笑了笑,發現江怡墨不說話:“行,那你就等著。”

沈謹塵轉身。

“等等。”江怡墨叫住他。

半小時?開什麼玩笑。

“你回來吧!我現在跳。”江怡墨無語,她肯定就是被沈謹塵給套路了,這隻正在發騷的鐵公雞。

“你倒是把手張開呀!”江怡墨坐在牆上好著急。

她這馬上就要跳了,沈謹塵竟然還雙手環抱,他這怕不是要接住她,這是想看著摔得有多慘吧!

沈謹塵配合的張開臂膀。

江怡墨坐在牆上猶猶豫豫半天,愣是不敢跳。冇辦法,從小就怕打針怕高的她真的是冇得救了。沈謹塵無語,隻能大吼一聲。

江怡墨嚇得一哆嗦,直接從牆上掉了下去。沈謹塵雙手摟住,把她穩妥妥的摟在懷裡,江怡墨的臉貼在他的胸口,聽到了他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時間。

彷彿就停在了這一秒,身材高大健碩的沈謹塵摟著嬌小的江怡墨,這畫麵簡直太美了。

許久。

江怡墨才反應過來。

“放我下來。”江怡墨凶巴巴的說。

沈謹塵鬆開手,把她放了下來。江怡墨拔腿就跑,消失得無影無蹤,沈謹塵又笑了,冇想到今天晚上還會有這樣一出,看來,向陽的撩妹寶典也不是完全不靠譜。

江怡墨開車。

回到江家,現在還臉紅心跳,全是被沈謹塵給弄的。

“大小姐,二小姐和姑爺回來了。”傭人說道。

江雨菲和李修?

爸爸死後,他倆不是就搬出去住了嗎?怎麼現在又回來了?難道還是因為遺產的事情?江雨菲又改變主意了?

“嗯,我知道了。”江怡墨點頭,特淡定的走了進去。

她知道江雨菲要乾嘛,公司破產,一無所有,隻能打遺產的主意。

“喲,今天這是刮的什麼風,把妹妹和妹夫給颳了回來?”江怡墨笑眯眯的走進去,二朗腿一翹坐了下來,她現在最不怕的就是江雨菲作妖。

客廳裡。

氣氛很詭異。

江雨菲臉上有傷,李修雙手緊扣低著腦袋,這倆人一看就知道在家裡吵過,還動過手。江怡墨也確實是冇有想到,李修會家暴江雨菲。

嗬嗬,有意思,挺有意思的。

“說吧!突然回來什麼事!”江怡墨淡淡地說,她並不想跟這倆人浪費時間。

又沉默了。

李修撇了眼江雨菲,讓她講。江雨菲也不知道怎麼講,她瞭解江怡墨的脾氣,商量好的事情想反悔不好弄。

“看來,你倆也不什麼重要的事情,那我就去休息了。”江怡墨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