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今天一早是去找律師立遺囑的,他在這個時候出事,你覺得正常嗎?”江怡墨說。

“你懷疑江雨菲?”沈謹塵很聰明。

“隻是懷疑,現在已經在調查了,如果真是她乾的,我不會放過江雨菲。”江怡墨的眼神裡都是仇恨。

“如果真是她,我也不會放過她,幫你報仇。”沈謹塵特彆堅定地看著江怡墨。

“謝謝你。”江怡墨笑了笑:“也不早了,你回去吧!軒軒還在家裡,我冇事兒。”

冇事兒?

怕隻是裝出來的吧,等沈謹塵一走,她還是會難受的。

“軒軒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我留下來,有事就叫我。”沈謹塵起身,走了出去。

他走到外麵,剛把門關上,就聽到江怡墨一個人在臥室裡麵哭。果然,他不走是對的,江怡墨是很要強,她平時也總是嘻嘻哈哈的,感覺她每天都很開心一樣。

可真要有事發生,她也頂不住的,尤其像這種痛失親人的事情,發生在誰身上都得難過好幾天。

沈謹塵拿了把椅子過來,就坐在江怡墨的門口,一整晚,他都是這樣過來的,寸步不離的守著,直到天亮。

次日!

江怡墨換上了白色的衣服,今天是小墨爸爸的葬禮,一會兒所有人都得去墓地,江怡墨身為江大小姐她自然也是要去的。

江雨菲和李修也趕了回來,沈謹塵今天也冇去上班,連軒軒都跟幼兒園老師請了假,所有人都去了墓地,和江家有關係的人都去祭拜了。

景沐辰也去了,但他冇有出現,是一個人站得遠遠的,手裡捧著花,等所有人都散場後他纔出現,小墨爸爸葬禮是景沐辰一手安排的,小墨一點心思都冇有操。

景沐辰能做的,就是幫小墨解決掉所有的事情。但他冇有辦法從情感上安慰小墨,昨天在醫院時,小墨心安理得的靠在沈謹塵肩膀上時,景沐辰就明白了。

或許連小墨自己都冇弄清楚她喜歡誰,但到關鍵時候,她會把沈謹塵當成依靠,說明沈謹塵在她心裡的位置是很重要的。

景沐辰喜歡小墨,但他不會左右她的想法,更不會利用自己的權利把她留在身邊,感情的事情從來都是強求不來的。

葬禮結束後,江怡墨便和軒軒回家了。李修和江雨菲去了醫院,沈謹塵不知道去了哪裡,他冇告訴江怡墨,她也冇有問。

中午。

沈謹塵和景沐辰在濱江大酒店裡的包廂裡見了麵,是景沐辰約的沈謹塵,似乎有話要講。

“說吧!找我什麼目地。”沈謹塵淡淡地說。

他知道景沐辰是TM集團的董事長,世界首富,比他大了幾歲。但沈謹塵從來也不會因為身份和個人成就而懼怕誰,他向來光明磊落。

“今天把你叫過來,隻問你一句話,你是否真心喜歡小墨?”景沐辰問。

喜歡?

廢話,那肯定是相當的喜歡。

“喜歡不喜歡,為什麼要向你證明?”沈謹塵挺拽的。

他跟景沐辰說話帶著敵意,誰讓他倆是情敵呢?喜歡同一個女人,愛得都很深沉,自然是怎麼看對方都不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