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M集團。

江怡墨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徐風叫到辦公室裡。

“嘿嘿,江總,你找我?”徐風笑得很心虛。

雖然他並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每次大清早BOSS就找他,肯定冇有好事情,還是當心點比較好。

江怡墨笑得很淡。

“冇什麼,就是感覺辦公室好臟,反正你現在也冇事兒,打幾桶水進來,再拿幾塊抹布幫我好好的擦。”江怡墨淡淡地說。

打掃衛生?

這種事情不是有清潔工嗎?

“是,BOSS。”

徐風不敢反駁,他去提了幾桶水進來,跪在地板用抹布擦地,一寸一寸的都不敢放過。

“對了,玻璃也得擦。”江怡墨指著窗戶。

額!!

“BOSS,我恐高。”徐風苦笑。

“玻璃外麵也得擦,你最好站窗台上去,不過你也得站穩了,咱們這可是二十幾樓,風好像還蠻大的,真要掉下去可不給你算工傷。”江怡墨雙手環抱,她又在嚇徐風。

徐風恐高是真的,他哪有勇敢站窗台上去呀,現在腿都被江怡墨給嚇軟了。

“BOSS,我到底哪裡錯了,你講出來嘛,我改,我改還不行嗎?您就彆再折磨我了,真的很嚇人呀!”徐風差點嚇哭。

看到徐風這麼慫,江怡墨更要讓他站窗台上去了。

“不,你冇錯,你工作非常認真,我交待的事情都辦得非常漂亮。”江怡墨臉色一垮:“這和你擦玻璃打掃衛生有什麼關係?”

額!

徐風真不敢上去呀!

“BOSS,我......”

“嗯?”

“哦,我去。”

徐風戰戰兢兢地站上了窗台,雙手死死的抱著窗戶,生怕掉下去一樣。他隻是往腳底下看了眼,路上的車輛行人跟螞蟻一樣大小。

媽耶,不行了,徐風要嚇死了,站在窗台上嗷嗷直叫,彆提有多慘了。

江怡墨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可以下來了。”江怡墨問。

通常,人在高度緊張的時候,腦子都轉不動,這個時候讓徐風回答問題,他不會說謊。

“BOSS,你快問,我感覺我真的要掉下去了。”徐風說。

“昨天晚上我讓你安排相親,你怎麼安排的?”江怡墨問。

“BOSS,我真的都安排了,故意把現場所有的相親對象都換成了特醜的人,這樣你就看不上了,也可以跟你爸爸交待了嘛!”徐風回答。

“那師傅突然出現,又是怎麼回事?”江怡墨問。

“董事長出現是因為你讓我去安排的時候,我打電話找人正好被董事長聽到,不是我故意告訴他的。”徐風回答。

聽著很真實,江怡墨勉強接受。

“那沈謹塵和軒軒的出現,又是怎麼回事?”江怡墨問。

“沈謹塵和軒軒也去了嗎?這個我不清楚。”徐風繼續回答,站在窗台上的他真的要嚇死了。

“行了,下來吧!”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BOSS,你能不能扶我一下,我好像下不來了。”徐風要哭了,慫得要死。

江怡墨搖頭,這傢夥真的好慫呀!她把徐風扶下來,半晾後,徐風還像個傻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