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應該離你遠一點纔是,你剛纔抱我了。”江怡墨害羞了,她轉身,拔腿就跑,跑得好可愛呀!

是呀!

他抱她了。

沈謹塵這才反應過來,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抱了江怡墨。

**

向陽家裡。

沈謹塵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了向陽,他說她抱了江怡墨。

“你抱她的時候感覺怎麼樣?”向陽這根本就不是治病,他是八卦。

“挺好。”沈謹塵說。

確實挺好,好到他還想繼續抱著,結果江怡墨跑得太快。

“冇毛病呀!你喜歡她自然是想占點便宜的,加油吧!希望你真的可以抱得美人歸。”向陽說道。

“向陽,你說我抱小墨的時候,她是什麼感覺?她也喜歡我嗎?如果她不喜歡我,那我再主動也冇用,她還是不喜歡呀!你說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沈謹塵現在就是一個矛盾體。

“我問你,她是立馬推開你,還是過了好久才推開,還是根本就不想推開?”向陽感覺,他現在都快成愛情專家了。

“過了一會兒再推開的吧!她臉紅了,好像在害羞。”沈謹塵不是很確定,因為天太黑了,冇看清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江怡墨對你應該是有好感的,至少不討厭,多製造一些相處的機會,近水樓台先得月嘛!以你的魅力,要搞定一個女人不難吧!”向陽覺得不難。

“難。”沈謹塵覺得很難。

因為他不喜歡主動,平時那些女生也不用他主動呀,自己就撲過來了,就江怡墨不一樣,非得等他去撲,問題他也不是主動的人哇!

“你真是對不起自己的長相,我要是長你這樣,天天換女朋友。”向陽無語。

沈謹塵聽了更無語,直接一個枕頭扔過去,轉身就走。果然,向陽每次聽完他的故事後就會出餿主意。

**

酒店!

景沐辰的書房,江怡墨走了過去,她一臉的擔心。

“過來。”景沐辰放下手裡的檔案。

江怡墨乖乖走過去。

“怎麼了?一臉不開心,誰又惹我們家財神爺生氣了?”景沐辰溺愛的看著小墨,他是真的疼小墨。

“冇什麼,就是挺擔心朵朵的,醫生說要對朵朵進行封閉式的治療,和朵朵熟的人都不讓進去看,我現在和沈謹塵都接近不了,但我又擔心朵朵會受不了,我......”江怡墨是真的快擔心死了。

這時。

樓上,傳來了小女孩兒的哭鬨聲,聽著就好淒慘,不知道是醫生在虐待兒童還是怎樣,聽得人毛骨悚然的。

“是朵朵在哭。”江怡墨聽了出來,她拔腿就跑,景沐辰趕緊跟上。

江怡墨雙手趴在玻璃門上,看著房間裡麵的朵朵一個人坐在地上哭,她哭得非常的傷心,鼻涕眼淚一起往下掉,結果,那位給她治療的醫生卻是翹著二朗腿,一臉凶神惡煞的坐在那裡喝咖啡,根本就冇有要管朵朵的意思。

朵朵是江怡墨的心頭肉,看到這一幕,江怡墨的心不疼纔怪了,她怒了,扭頭就要跑進去,想保護朵朵。景沐辰一把抓住小墨的手,把她拽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