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嘿,不著急,不著急,你慢慢考慮。”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他發現沈謹塵的杯子空了:“你口渴吧!我去幫你接杯水過來。”

江怡墨拿起杯子就跑,沈謹塵本來想告訴她,辦公室裡有飲水機,結果江怡墨跑得太快,她這是去外麵接開水了。

幾分鐘聲。

啊!!

總裁辦公室門口,一聲慘叫傳來。是江怡墨的聲音,沈謹塵一個箭步跑了過去。看到江怡墨手裡的杯子掉到地上,雙兩手被燙紅了。

地上還有一堆檔案,她這是和公司另外一個同事撞上了,該女員工也很難過,她不停的向江怡墨道歉。但事實就是江怡墨確實因為她的無意兩隻手燙成了豬蹄。

沈謹塵一把將江怡墨摟了過來。

“走路不帶眼睛嗎?”沈謹塵好凶。

女員工都被他嚇哭了。

“對不起,總裁夫人,我真的冇有看到你。”女員工好委屈。

額!

總裁夫人?

這四個字差點把江怡墨嚇死,沈謹塵應該冇有聽清吧!江怡墨趕緊叉開話題。

“沒關係,沒關係,趕緊把地上的東西收拾了吧!”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轉身就往辦公室裡麵走,她好心疼的。

“我不希望再有下次。”沈謹塵冷言。

眾人從他的神色,反應便看得出來,總裁是真的關心總裁夫人,他從來冇有緊張過一個人,以後誰還敢亂來呀,看到總裁夫人躲遠點吧!誰要讓她少根頭髮,非得被總裁扒皮不可。

總裁辦公室裡。

江怡墨坐在沙發上,沈謹塵半蹲在她麵前,伸手想去抓江怡墨的手,結果江怡墨卻縮了回去。

“手傷了得擦藥,聽話。”他又把手伸過去,江怡墨又縮走。

“除非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然我就不塗藥,讓我這雙手爛掉算了。”江怡墨還威脅上了。

反正她現在也冇辦法,就臉皮厚一下,她更知道,沈謹塵怎麼可能因為她手受而被威脅呢!又不是傻子。

“你威脅我?”沈謹塵要被氣死:“傷的是你的手,不是我的手。”

“我當然知道啦!”江怡墨說:“那你還蹲這兒乾嘛?現在就走唄!”

額!!

沈謹塵被懟得心塞。

“說吧!什麼條件你纔可以讓我幫你塗藥。”沈謹塵服軟。

冇辦法,誰讓他喜歡江怡墨呢!怕她的手真傷著。

“讓朵朵接受治療,這件事情我全權負責。”江怡墨說。

“如果我不答應呢?”沈謹塵並不想答應,就算冇有景沐辰的幫忙,他也會想彆的辦法治好朵朵。

“那我就燙死自己。”

江怡墨任性的又去接了一杯開水過來,她舉在手裡,對著自己受傷的另一隻手。江怡墨在剛纔就認出沈謹塵的字跡了,知道玫瑰花是他送的。

江怡墨好像知道沈謹塵對自己有感覺了,他能在失憶後還喜歡她,江怡墨挺感動的。可是現在,她自私的利用沈謹塵的喜歡,她太想治好朵朵的。

“江怡墨,你......”沈謹塵被氣死了,他怎麼會喜歡江怡墨這個蠢貨呢!哪有人這樣威脅彆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