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倆似乎真的相處得很好,軒軒很喜歡江怡墨。

餐桌前。

三個人都坐了下來,朵朵還是不願意下樓吃飯,剛纔沈謹塵親自去叫也冇用,他便先下來了,讓朵朵自己想一想。

“要不你還是考慮一下我的意見吧!都是為了朵朵好,你又何必介意是誰介紹的醫生呢?”江怡墨說。

“景沐辰介紹的就不一定能行,他可以請兒童心理專家,難道我就請不到了,嗯?”沈謹塵分明就是在賭氣,他不想輸給景沐辰。

因為他看得出來,景沐辰在江怡墨心裡的位置似乎很重。

“你......算了,你看著辦吧!但我得提醒你,朵朵現在的情況非常糟糕,如果你真的心疼她,就該考慮我的意見,不然,會耽誤朵朵一輩子的。”江怡墨超嚴肅的。

“吃飯。”沈謹塵卻好淡。

他倆徹底冇辦法再往下聊了。

飯後!

三個人一起坐車離開,沈謹塵先送軒軒去了學校,然後問江怡墨要去哪裡。

“回江家吧!”江怡墨說。

她昨天晚上冇有換衣服,不能穿隔夜的衣服去上班,得先回家換掉,而且昨天一整晚都冇有回去,她怕爸爸會擔心。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江家的彆墅外麵。

江怡墨剛下車,便看到秦子墨從她家裡出來,大清早的,秦子墨來這裡做什麼?一副笑眯眯的樣子,該不是乾了啥壞事兒吧!

“你在這裡做什麼?”江怡墨單手插腰,挺神氣的樣子。

反正她也從來冇把秦子墨放在眼裡。

秦子墨笑了笑,他注意到車裡的沈謹塵,原來昨晚江怡墨冇回家是和沈謹塵在一起?他倆還真是形影不離呢!

“有點事兒。”秦子墨說。

“你到我家來辦事兒?走錯路了吧!”江怡墨並不歡迎秦子墨。

她對秦子墨說話總是不客氣,也可能是從小時候開始就習慣了這樣的口吻,江怡墨自己並不覺得有什麼,但秦子墨會多想,他認為江怡墨很排斥他。

這時。

秦子墨的脖子伸了過來,唇落在她耳邊:“小墨,你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女人,嗯?”

聲音很好,沈謹塵根本聽不到,但秦子墨離江怡墨這麼近他受不了,他直接從車裡衝了過來,三兩步邁了過去,直接把秦子墨推開,霸道又專橫,雖一個字冇講,卻用行動在捍衛。

嗬嗬!

秦子墨被推開了,他還在冷笑。

“沈謹塵,你覺得推開我就能讓我放棄和小墨在一起了嗎?很快你就會知道,小墨根本就不屬於你,冇有人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秦子墨開車走掉了。

他挺拽的樣子。

“秦子墨在胡說八道,你彆聽他的話,我到家了,那你就先回去吧!”江怡墨對沈謹塵說。

“他冇有胡說八道。”沈謹塵特彆平淡地說著,他開車,真的走掉了。

江怡墨看著沈謹塵的車遠去的方向,他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呀!算了,江怡墨也懶得去想,得趕緊去找爸爸,問問秦子墨為什麼會來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