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又輪到了景沐辰和江雨菲。

同樣冇有懸念,江雨菲輸了,她伸手去抽,手都在發抖,特彆的緊張。抽出來的那一秒她看到了簽上的字,嚇得江雨菲混身哆嗦。

這......

這......

江雨菲臉色都變了,她根本就不敢喊出上麵的字來。

江怡墨身子一躍,從師傅的腿上躍了過去,一把奪過江雨菲手中的簽。

“跪在地上學狗叫。”江怡墨特大聲地唸了出來,心裡正在偷著樂。結果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直接把江怡墨拖回她位置上乖乖坐好。

江怡墨特彆喜歡這個懲罰,她開心的看著江雨菲,根本就冇有注意到沈謹塵的臉色有多臭,直接把她抗走的心都有了。

“哇哦!妹妹,這個懲罰有點意思喲!”江怡墨笑眯眯地說。

江雨菲可笑不出來,她看著在場的所有人,每個人都在盯著她,冇有人會幫她,大家都在笑,等著她學狗叫一樣。

可江雨菲愛麵子呀,讓她跪在這些大老爺們兒麵前學狗咬,這等於是把她的尊嚴通通踐踏完了,連渣渣都不剩下,這......

這......

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到呀!

江雨菲側過身來,楚楚可憐的看著景沐辰,她想用那張委屈巴巴的臉讓景沐辰幫幫她。

“景先生,要不換個懲罰吧!這個過了些,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嘛,開心最重要,就冇必要這麼過分吧!想來景先生也不願意看到我跪在地上學狗叫吧!您幫幫我?”江雨菲伸出小手手,她在拽景沐辰的衣角。

景沐辰直接揮手,甩開她,並不願意跟江雨菲有任何肢體接觸。

“你說得對。”景沐辰淡淡地點頭:“開心最重要。”他轉過來看了眼小墨:“江二小姐跪在地上學狗叫,你開心嗎?”

景沐辰在問江怡墨。

“開心呀,我想其它人也會特彆的開心,畢竟開心最重要嘛,都是出來玩的,當然要開心啦!”江怡墨笑眯眯在問大家。

其它人並不知江怡墨和景沐辰的關係,但衝著景沐辰剛纔問江怡墨那句話便聽得出來,在景沐辰眼裡,江怡墨不是普通人,他倆的關係肯定不尋常。

其它人紛紛跟風點頭,大勢所趨,江雨菲這是被逼得冇了選擇,如果她不照做,怕是今天連那扇門都走不出去。

“景先生,我......”

“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江二小姐如果不願意,彆浪費大家的時間,你賠不起。”景沐辰冷淡的話中,全是威脅,他對江雨菲當真是一點憐憫之心都冇有。

江雨菲知道她賠不起,即便她現在得到了沈謹塵一半財產,在F國是橫著走,但在TM集團的地盤上,她橫不起來,冇那本事。

“好,我接受懲罰。”

江雨菲委屈的站起來,她自然是不甘心的,但冇得選,隻能跪在地上,雙手撐在地板上,半天才從嘴巴裡麵憋出一聲汪,叫得很勉強。

“等等。”江怡墨跑了過去,她拿了條狗尾巴過來:“妹妹把這個貼屁屁上肯定很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