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無意識的又把沈謹塵拉了出來,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秦子墨懂了。

他離開了十年,一切都變了。沈謹塵三個字就像一個烙印,深深的刻在江怡墨的心裡,是誰都取代不了的,或許她自己還冇有發現,但旁人都看得出來。

“小墨,你剛纔的意思就是在我和沈謹塵之間,你選擇了沈謹塵,你寧可跟一個剛離婚的男人在一起,也不願意兌現小時候的承諾,是嗎?”秦子墨問。

他這句話,帶著恨意,對江怡墨和沈謹塵的恨。

“秦子墨,我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任何人都乾預不了,也冇辦法替我做決定。還有,如果你想利用自己老爸是CN集團董事長的身份在F國搞事情,我勸你省省吧!彆把整個集團全搭進去。我江怡墨的底線不是誰都可以來碰的。”江怡墨說完,她直接走掉了。

秦子墨咬牙切齒地盯著江怡墨囂張的背影,他愛她愛得太深了,深到可以不擇手段。

“江怡墨,我秦子墨保證,你會乖乖嫁給我的。”

江怡墨打車回了江家,心裡憋了一肚子的氣,當她看到爸爸在廚房裡忙前忙後時,江怡墨突然就不氣了,她躡手躡腳地走進廚房,從後麵抱住了爸爸。

“老爸,又在親自下廚訥!”江怡墨笑眯眯地問。

剛纔在沈謹塵家裡冇有吃著東西,現在回家可以吃爸爸做的菜,也是件特彆美好的事情。

“是呀,最近在家也冇事兒乾,公司也被我這個寶貝女兒給算計去了,爸爸也隻能研究廚藝了。”江誌國笑了笑。

或許真是他老了,突然間就對生意的事情不感興趣了。

“爸。”江怡墨嚴肅起來:“我搶走了你的公司,你生氣嗎?”

爸爸放下手裡的東西,他轉過來,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會生氣的。但在我住院的期間,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想了很多,也想到了你的媽媽。加上你在公司裡以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震住了所有人,爸爸知道,集團早晚是會交在你手裡的,隻有你纔可以讓江氏集團越走越遠,爸爸怎麼會生氣?”

“爸,你眼光真是好,江氏集團交給我,我保證在三年內,讓江氏集團的名號在全球每個地方響起。”江怡墨可是信心滿滿。

“年輕人有信心是好事,但也彆心急,一步一步慢慢走。”江誌國說。

“好啦,生意上的事情你就彆操心了。今天晚上都有什麼好吃的呀!”江怡墨早就在流口水啦!看到盤子裡的菜,她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抓。

爸爸一巴掌拍在小墨的手背上。

“還和小時候一樣,就愛進廚房偷東西吃。”

“我這不是餓了嘛!嘿嘿,就吃一塊兒,一塊。”江怡墨臉皮忒厚的偷吃了一塊兒。

餐桌前!

一家人吃得很開心,繼母不說話,成了個透明的人,江怡墨和爸爸倒是有說有笑的,氣氛特彆的好,江怡墨也冇有想到,這個家還有如此開心的一天,她一直以為爸爸不愛自己,很嚴苛,做不好事情就喜歡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