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算了吧!外麵已經黑了,還是早點休息,明天還有集體活動。”軒軒搖頭。

他想讓姨好好的休息。

“走啦,走啦,烤魚特彆好吃的,姨還有蜜汁香料,一會兒烤魚的時候塗在魚身上,肚子裡,肯定特彆的香。”江怡墨一隻腳蹦蹦跳跳的,像隻小兔子。

“軒軒,咱們出發啦!去烤魚。”江怡墨拿著香料,軒軒拿袋子裝了幾條大一點的魚,這倆人完全不管沈謹塵的死活。

在江怡墨的帶動下,軒軒膽子越來越大了。

“等等。”

沈謹塵突然站起來,高大的身影走了過去,不等江怡墨和軒軒反應過來,他倆手上的東西都被他拿了過去,直直的往前走。

江怡墨和軒軒你看我,我看你。

“什麼情況?”江怡墨問。

軒軒卻是一笑:“爹地要跟我們一起去。”

“是嗎?那一會兒咱們就吃現成的,讓你爹地去撿樹枝,烤魚,咱們坐著等魚烤好。”江怡墨想得很完美。

事實就是,他們三個到了目的地後。

沈謹塵像個大佬一樣坐在那裡,讓江怡墨帶軒軒去撿樹枝,讓她自己來生火,烤魚,弄得江怡墨灰頭土臉的,沈謹塵一點忙都不幫,還嫌棄她笨手笨腳。

江怡墨用手舉著魚,好辛苦的,手都酸掉了,結果就在魚快要烤好的時候,手一抖,魚直接掉進了火堆裡,江怡墨一著急就把手伸了過去,本想把魚撿起來,結果卻被火給燙了。

嚇得沈謹塵一個健步衝過去,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

“你是傻子嗎?”他好凶。

“還不是怪你?人家根本就不會烤魚,你明明會做菜,你為什麼不烤?”江怡墨還委屈上了,這倆人莫名其妙的就頂了起來。

軒軒也不敢說話,他默默的心疼姨的小手手。

沈謹塵莫名的生氣上火,可當他看到江怡墨一臉委屈的樣子,還有她的小手被燙傷,又冇氣了。

“疼嗎?”挺溫柔的聲音。

“嗯,疼。”江怡墨點頭。

沈謹塵低頭,薄薄的唇往下落,他小心翼翼的幫江怡墨吹手手,就像是今天軒軒幫她吹腳一樣,暖暖的風吹在手上,突然就不疼了。

“還疼嗎?”沈謹塵吹了會小手手,又問。眼神還挺深情的,搞得江怡墨都不敢抬頭看他了。

“嗯,還疼。”江怡墨說。

“活該。”沈謹塵突然冇好氣的甩開江怡墨的手。

“......”

江怡墨氣得直磨牙,該死的沈謹塵,你前後反差太大了吧!剛纔還溫柔得要死,轉眼就冷冰冰的,神經病一樣。

沈謹塵高大的身影蹲在火邊,他拿了一根樹條把魚串了起來,蹲在那兒烤魚,跳動的火光印在他臉上,整個人看起來暖暖的。

江怡墨胳膊肘落在膝蓋上,撐著自己的下巴,欣賞沈謹塵烤魚的樣子。彆說,還挺帥挺暖的。

“軒軒,你說你爹要是不乾總裁不開公司了,他去開家烤魚店,會不會生意火爆呀!”江怡墨情不自禁地跟軒軒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