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像個孤魂野鬼一般,輕飄飄地往後退了退,整個人都垮了。

江怡墨走上前來,把手術刀舉在司葉南麵前。

“我知道你恨,你心裡有一堆的怨氣無處發泄,用這把刀通通發泄出來。”江怡墨對司葉南說。

司葉南低頭,雙眸落在手術刀上,他不知道要不要去接過來。他是恨江雨菲,她把他騙得好慘好慘,現在司葉南覺得自己就是個二傻子,他想報複江雨菲。

可看到江雨菲躺在床上,看著她突兀的小腹,他似乎也下不去手。

司葉南崩潰的蹲了下去,他冇辦法做選擇。

“看來,你還是下不了決定。”江怡墨笑了笑:“給你做個選擇題,你的自由和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你選其一。”

如果司葉南親手殺掉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他馬上可以獲得自由,但如果他不,隻能回去繼續牢底坐穿,但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還是得死。

司葉南的頭緩緩抬起,他看了看江雨菲,又看了看江怡墨。

“隻要我動刀子,你真有辦法把我弄出來?”李修問。

他選擇自由,為了一個欺騙自己,把他當猴耍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付出一生。

“我不僅有辦法把你弄出來,我還可以讓你出國深造,你應該很想離開這座城市吧!全球任何一個國家任你選。”江怡墨說。

這些都是小事兒,江怡墨動動手指頭就能搞定。

“好。”司葉南接過江怡墨手裡的手術刀,一步一步走過去,站在床頭。

江雨菲怕了,她是真怕了,司葉南手裡的手術刀發出來的寒光刺得她心臟好疼。

“不要,司葉南,你不要聽江怡墨的,她是在騙你,你千萬不要聽她的。”江雨菲慌了,她是真的慌了,無數的恐懼感緊緊的包裹著她。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

“江雨菲,我恨你——”司葉南舉起手術刀,直接紮在江雨菲的肚皮上,一點點的往下滑,冇有麻藥,冇有任何藥物輔助。

啊!!!

不要,不要!!

救命呀!

救命!!救命!

江——怡——墨——我——恨——你!

司葉南把他對江雨菲的愛轉化成了恨,所謂愛得有多深,他現在下手就有多重,江雨菲疼得暈了過去,司葉南的手卻還冇停下來。

徐風趕緊跑過去,直接一盆冷水把江雨菲潑醒,整個手術過程她必須清醒著,這些都是江雨菲應得的,徐風現在一想到當年江雨菲就是這樣對他家BOSS的,徐風真想自己動刀子。

江怡墨坐在椅子上抽菸,心情有些複雜。

當年,她承受了很多,大好的青春年華全部毀在江雨菲手裡。現在的她確實活該,江怡墨等這一天等了很久,可真的來了,她卻開心不起來。

整人,其實並不快樂。

啊!啊!!痛!!啊!!

江雨菲還在喊,嗓子啞了,床單被抓爛了。司葉南帶血的手伸進江雨菲肚皮裡,把兩個小蝌蚪取了出來,他正準備隨手扔掉。

徐風迅速拿了個袋子過來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