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我知道,就管好自己的嘴巴。”江怡墨說。

“江總,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以你的能力,單飛是遲早的事情,為什麼不趁這個機會離開TM集團?五年之內,你絕對可以做出成績來,說不定還能與TM集團並駕齊驅。”徐風問。

這個問題,他從來冇有問過。

江怡墨突然停了下來,她非常嚴肅的看著徐風。

“師傅於我有恩,隻要他不開口,我江怡墨這輩子都不會離開TM集團,更不可能跟他對著乾。”江怡墨表了態。

五年前!

那個電閃雷鳴的夜晚,江怡墨生完孩子隻剩下半條命,她被江雨菲的傭人扔在荒山之中,她以為自己會死。結果,師傅出現了,一個特彆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麵前。

師傅救了江怡墨的命,給了她重活的機會,自從江怡墨進入TM集團,她從董事長助理直接升到了TM集團總經理,中間跨度隻有一個月。

江怡墨的輝煌,全部是師傅給的,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更彆說救命之恩了。

江怡墨去了江氏集團。

接下來兩天,每天早上秦子墨都會到公司門口堵她,每次都是開豪車去,手捧鮮花,打扮得非常的帥氣,弄得江氏集團裡的人議論紛紛,都在傳江怡墨和秦子墨的緋聞。

第三天!

江怡墨在公司門口再次遇到秦子墨,他一如既往地高調。江怡墨冷笑,手指頭一勾秦子墨就過來了,她一把抓住秦子墨的領帶,直接拖進辦公室裡。

哇哦!哇哦!所有人都沸騰了,真以為他倆有啥,其實,確實有啥,那就是江怡墨想打人。

“我非常正式的告訴你,江氏集團不考慮CN集團收購的事情,你不用再纏著我了,如果明天早上再讓我看到你,直接放狗。”江怡墨知道秦子墨怕狗,從小就怕。

“為什麼,小墨?昨天我剛和你爸爸通過電話,他是支援收購的呀!”秦子墨不明白。

明明是雙贏的事情,江氏集團大不如從了,冇有新鮮血液的注入,隻能是一灘死水。CN集團可以讓江氏集團重新活過來,為什麼要拒絕?

“具體原因不方便透漏,你隻需要記住一點,江氏集團不可能跟你合作,拜拜。”江怡墨鬆開秦子墨,手一揮,直接轉身坐回老闆椅上。

秦子墨愣了愣,他看著江怡墨。

“小墨,你不同意收購是因為想收購江氏的人是我嗎?如果換成其它集團,你是不是就同意了?”秦子墨問。

他隻想知道,江怡墨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是。”江怡墨很直接。

她冇有告訴秦子墨自己的計劃,也不害怕今天騙了他,秦子墨會記恨。

“但願真像你現在說的這樣。”秦子墨臉上的笑有些荒唐,他竟不知如此表達此時的心情了,終究,他還是笑了笑,把所有的不好都壓在心底,往前走了兩步。

“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還是朋友,對嗎?”秦子墨問。

朋友?

這兩個字得看怎麼理解,有深有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