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種猜測都有,而此時,江怡墨已經落落大方的站在了台上,她拿著話筒舉在唇邊,望著台上黑丫丫的人頭,所有人都盯著她,記者們手裡的攝像機都在對著她拍。

江怡墨開始緊張了,她竟然忘記了自己背的稿子的全部內容,連開頭都想不起來了。

完了,完了,這個時候徐風也不在,江怡墨好難呀!

後台!

林伊一直盯著江怡墨,看到她不知所措,林伊立馬就笑了。江怡墨呀江怡墨,你不是很拽嗎?仗著自己是江董事長的女兒就目中無人,今天晚上,你會一夜成名,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江氏集團的大小姐是個草包,啊哈哈哈,想想就覺得超爽。

台上。

江怡墨真不知道講什麼,平時她從來不做這種發言,都是徐風的事兒呀,這怎麼整呀!

台下!

沈謹塵坐在第一排,今天晚上,他穿的也是一套白色的西服,顏色和江怡墨身上的裙子相似,乍眼一瞧,還以為他倆是情侶裝。

沈謹塵第一次看江怡墨穿禮服,平時那個活蹦亂跳的江怡墨竟然也有如此恬美的時候,沈謹塵倒是大跌眼鏡了。

他看出了江怡墨的緊張,知道她開不了口,一看就是缺乏經驗。

台上!

江怡墨注意到了台下坐在第一排的沈謹塵。

沈謹塵?

他怎麼也在?

完了,完了,竟然還要在他麵前丟臉,這傢夥以後該不會笑話她吧!

沈謹塵對著台上的江怡墨點了點頭,彷彿是在告訴她,勇敢,像平時那樣嘰嘰喳喳的講話就可以,講什麼都行,隻要彆乾站著。

江怡墨看著沈謹塵。

他是在給她加油打氣嗎?

咦,他怎麼會這麼好心?肯定是來看笑話的,心裡指不定怎麼嘲笑她。江怡墨為了不被人嘲笑,她開了口。和林伊給她的稿子內容完全不一樣,都是江怡墨自己的一些觀點,概念。

她不懂化妝品,所以隻能打比喻,用一些平時自己做風投的成功案例來做引導,她講得振振有詞,底氣十足,突然就不緊張了,找回了自我。

台下!

沈謹塵看得很專注,他第一次看到江怡墨認真的一麵,原來,她認真起來還挺像那麼回事兒,江氏集團落在她手裡,看樣子黃不了。

沈謹塵拿出手機,對著台上的江怡墨拍了一張,照片上的她很自信,外表恬美可人,美得像畫中仙,氣場卻是強**人,江怡墨是個很神奇的女子。

突然。

一隻手橫空出來,沈謹塵反應夠快,直接把手機賽進西裝兜裡,秦子墨撲了個空,一屁股坐在沈謹塵旁邊。

“沈謹塵,我勸你馬上把手機交出來,你偷拍我家小墨,我可以告訴你侵權。”

“首先,你有足夠的權利代表江怡墨本人,其次,如果我拍一張照算侵犯肖像權,那今天在場的人你都該一起告了,再者,有本事儘管去告,你覺得我會怕你?”沈謹塵直接懟了回去。

額!!

多年不見,沈謹塵還是這個鳥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