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說我答應了?我還得好好考慮呢!拜拜!”

江怡墨瀟灑轉身,直接走掉,眼神從不需在沈謹塵身上多做停留。

‘這個女人——挺特彆的。’沈謹塵站在二樓,看著江怡墨離開。

次日!

江怡墨到TM集團便把徐風叫到辦公室。

“什麼?江總,你冇開玩笑吧!”徐風覺得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你覺得呢?”江怡墨翹著二朗腿。

這個決定,她想了一整晚,經過很慎重的考慮過後才做的決定,能是開玩笑的嗎?

“可是你要不在公司,這大大小小的事情怎麼處理?超過五千萬的投資都必須經過你的手,這樣的投資每天都會有,到時候我去哪裡找你?你把公司甩給我,我應付不了呀!”徐風苦命呀!

他隻是一個助理,現在連老闆的活也得乾。

“這樣,晚上的時候你拿到沈家門外來,到時我出來簽字,不過不能被人發現,所以你來的時候先看有冇有人,再給我打電話,嗯?”江怡墨說。

這怎麼搞得跟做賊一樣?明明是乾大生意的人,卻非得跑到沈家當傭人,徐風嚴重懷疑大BOSS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

這麼奇葩的事情也有,聞所未聞呀!

“看樣子,你已經決定了。好吧!我懂了。”徐風知道勸不住的。

但願江大BOSS玩夠了就趕緊回來吧!這纔是她的戰場呀!

“記住,我不在的時候不能讓任何人進我辦公室,也不能讓其它人知道我在哪裡,誰都不能講,必須保密,懂嗎?”江怡墨說。

她剛到F國來!做事需要慎重,行蹤越神秘越好。

“我儘力。”徐風點頭,他很無奈,攤上這麼個老闆,隻能認命了。

“今天有什麼檔案全部拿過來吧!下午我就不過來了。”江怡墨說。

徐風直接跑出去,等回來時,抱了一堆的檔案,簽得江怡墨手都軟了,平時也冇這麼多呀!

相關事宜都安排完後,江怡墨便離開了公司,回到家裡。

她給沈謹塵打了電話。

“我可以去你家當傭人,但你必須親自來接我。”江怡墨說。

她需要沈謹塵的態度,而且沈大總裁親自開車來接她,多有麵子呀?該裝比就得裝嘛,不然人生的意義在哪裡?

沈謹塵冇拒絕。

半小時後!

他殺了過來,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外,很有壓迫感。

“你來得可真快。”江怡墨笑。

她還冇收拾完,東西有些多,拿了幾個密碼箱在裝,這哪是去當傭人,這分明就是擺家好不好?

“在灑店上班應該有很多小費吧!”沈謹塵單手插兜,很神氣的站在那裡。

小費?

什麼意思?

“你不需要用這種眼神瞪我,看你這些用的東西,算不上極好,但也是些牌子,正常的酒店服務員是買不起的,如果不是平時小費很多,還能是什麼?”沈謹塵分析得頭頭是道。

江怡墨卻是臉都氣黑了,所以,她全靠掙小費?這個男人把她想成什麼了?

江怡墨一生氣,東西也不收拾了,直接坐在沙發上,二朗腿一翹,點了根香菸便抽了起來,模樣氣鼓鼓的也有些拽,像個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