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看到朵朵那張臉時,她的心咣噹一下,難受極了。

朵朵哭得好傷心,那種表情,就像是絕望了一樣,一個五歲的孩子,她能露出這種表情來,真心讓人難受,江怡墨走過去,蹲在朵朵麵前。

“朵朵乖,不哭,姨抱抱。”

江怡墨張開臂膀,朵朵實在太害怕了,她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她冇有嫌棄江怡墨更冇有推開,而是撲進了她的懷裡,朵朵一邊抽噎一邊流眼淚。

“朵朵不哭,不哭,姨在,有姨在。”江怡墨的心一陣陣的疼。

大人感情不合,最受傷的永遠都是孩子。江怡墨親眼見證了一切,朵朵和軒軒都被嚇到了。發生今天的事情,和江怡墨多少有關係,她在想,這麼做真的對嗎?

江怡墨隻是想奪回孩子,讓朵朵和軒軒快樂的成長,可是他倆現在很不開心,都在哭,真的是正確的嗎?

一樓客廳!

江雨菲還在苦苦的哀求。

“謹塵,既然親子鑒定結果都出來了,你為什麼還不相信我?謹塵,我懷的是你的孩子,你不能趕我走呀!”江雨菲哭得好心碎。

為什麼沈謹塵不再相信她了?

嗬嗬!沈謹塵在冷笑。他真不敢相信江雨菲的話了,就算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他還是不敢相信,總覺得江雨菲太可怕。

“我已經讓人給你安排了房子,等你孩子生出來後,我們的婚姻就算是走到儘頭了。江雨菲,你好自為之。”沈謹塵冷冰冰地說著。

不管江雨菲懷的是不是他的孩子,婚都必須得離。區彆在於,如果孩子是司葉南的,就是現在離,但現在孩子不是司葉南的,沈謹塵就得對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負責。

至於江雨菲,他再也不信了。

“不要——謹塵,我求你了,不要趕我走,不要和我離婚,謹塵,我是愛你的呀!我們還有朵朵和軒軒,你不能這麼殘忍的趕我走呀!”江雨菲哭得撕心裂肺。

沈謹塵轉身,傭人立馬走過來把地上的江雨菲往門外拖。

朵朵突然從江怡墨懷裡掙脫,她衝到樓上,抱住了江雨菲的腿。

這一幕!

直擊江怡墨的內心,她竟然不知講什麼好了,想哭,想笑,想呐喊!

朵朵不會說話,但她可以用行動表達自己的想法,傭人不敢再動江雨菲,怕會傷著朵朵。沈謹塵看到這一幕他也愣了愣。

江雨菲喪儘天理,但她卻擁有朵朵的愛。

“朵朵乖,媽咪永遠愛你。”江雨菲低頭,眼淚落在朵朵的臉上。

媽咪?

她還好意思自稱是朵朵的媽咪?要不是司葉南已經進去了,江怡墨現在肯定會跑過去揭穿江雨菲,讓所有人都知道她這個罪魁禍首,是怎麼讓朵朵不會說話的。

朵朵鬆開江雨菲,她走到沈謹塵麵前。

沈謹塵蹲下,看著朵朵。

朵朵一直在掉眼淚,她望著爹地,半晾才從嘴巴裡擠出兩個字來。

“爹——地——”

朵朵在喊沈謹塵,這是她五年來頭一次喊,也是沈謹塵失憶後,頭一次聽到朵朵喊他。朵朵用手指著江雨菲,她是在告訴沈謹塵,能不能彆趕走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