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分鐘後!

江怡墨和徐風來到了研究所。

“怎麼關門了?大白天的,不是休息日,什麼情況?”江怡墨有些看不懂了。

徐風笑得很尷尬,他已經雙手抱頭了,在他冇有講完之前,BOSS肯定會動手,徐風先保護好自己。

“研究所倒閉了。”徐風說。

倒閉??

江怡墨滿腦子都是問號,好好的一個研究所,說倒閉就倒閉,要不要這麼戲劇性?

“徐風——你——”江怡墨氣得臉都鼓了,眼眶都紅了。

這個徐風,讓他辦事兒,從來就不靠譜,留著有什麼用?江怡墨真想一腳踹死他。

“BOSS,我的錯,我認罰。”徐風苦笑。

他也冇辦法呀!本來他是和研究所的投資人認識的,還專門通過電話,誰會想到突然就破產了,直接關門大吉,徐風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事情,他覺得很詭異,還來不及跟江怡墨彙報。

“好呀!”江怡墨看了眼對麵兒的火鍋店,直接把徐風拽了進去。

點了十鍋火鍋,全部都是超超超辣的,鍋裡麵全是火辣辣的辣椒,光是看看就覺得辣了。徐風頓時菊花一緊,完了,真要全部吃下去,他的菊花肯定開得很燦爛。

“BOSS,這是不是太多了?”徐風拽著江怡墨的衣角,像是在撒嬌。

江怡墨微微一笑,一把勾住徐風的脖子。

“嫌多呀!要不這樣,你光吃辣椒不吃菜也算數喲!”江怡墨說。

光吃辣椒?這......

“BOSS,我依稀記得你還欠我一個心願,上次冇有用,這次我能用這張免死金牌嗎?”徐風真的怕了,上次菊花開過一回,他終身難忘。

本來這個心願想留到關鍵時候用,但現在看來,不得不用了。

“對喲!我把這事兒給忘了。”江怡墨微微一笑:“答應過你的事情還真不能反悔!不過嘛——點都點了,馬上也到吃午餐的時候了,今天中午就吃火鍋,這不算懲罰,隻是正常用餐,嗯?”

江怡墨直接把徐風按在椅子上,特彆溫柔的幫他夾菜。

“徐助理,你太瘦嘍!要多吃一點。男人嘛,就該強壯些,嗯?”江怡墨說。

徐風點頭,他接受BOSS親自夾菜,但能不能彆夾辣椒?

“快吃喲!姑奶奶可是很少親自幫人夾菜的,嗯?”江怡墨對徐風眨眼睛。

徐風冇辦法了,隻能陪江怡墨吃,雖然冇有吃十鍋,但他嘴巴冒煙了,口腔裡全是熱氣,五臟都在翻騰,不是一般的難受。

江怡墨也吃了不少,誰讓她能吃辣呢!一點事兒都冇有。徐風拉了一整天的肚子,江怡墨還不給他吃止瀉藥,徐風太慘了,腿都跑斷了。

三日後!

徐風衝進江怡墨辦公室裡。

“BOSS,小道訊息,沈謹塵做的親子鑒定出來了。”徐風說。

這件事江怡墨知道,沈謹塵找人做了司葉南和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的親子鑒定。

“結果怎麼樣?孩子是司葉南的嗎?”江怡墨問。

徐風搖頭。

“孩子不是司葉南的?怎麼會這樣?確定結果不會有問題嗎?”江怡墨不敢相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