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隻和司葉南發生過一次,還是被強迫的,謹塵,請你相信我,請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千萬不要和我離婚好不好?謹塵,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江雨菲冇有尊嚴的跪在沈謹塵麵前,隻希望他可以考慮清楚,一但離婚,他倆就沒關係了。

強迫?

嗬嗬!

“我親愛的沈太太,你被人強迫了,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竟然提都不提,每天過得好淡定,你怎麼做到的?”沈謹塵冷笑。

他要再相信江雨菲的話,他就是腦殘。

“當時我太害怕了,加上你傷纔剛好,我不想給你添麻煩才選擇了隱瞞。當然,我害怕你知道我不清白了,你就不要了。謹塵,我是因為太愛你,愛得瘋狂,纔會隱瞞的呀!難道你會因為我被人強迫了一次就不要我嗎?謹塵,你不是這樣的人,對不對?”江雨菲仰著腦袋,眼神很可憐:“求求你,給我一次愛你的機會好不好?”

江雨菲在求沈謹塵,她在求。

司葉南的心是徹底的碎掉了,他以為可以帶走江雨菲,讓她脫離苦海,原來,對於江雨菲而已,他司葉南纔是無邊的苦海,沈謹塵是可以帶給她快樂的男人。

她寧願守著一個不愛她的男人,也不會選擇離婚。

嗬嗬!

沈謹塵一聲冷笑,直接踹開江雨菲便往門外走,不管江雨菲說得天花亂墜,他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等等。”

司葉南突然喊道,他追上了沈謹塵。

“雨菲說得冇錯,是我強迫的她,整件事情她是最無辜的,你不應該這樣對她。”司葉南抓住沈謹塵的手臂,他很用力。

兩個男人之間的較量。

“江雨菲到底給你什麼好處了?你竟然為了幫她洗清罪名,連這種事情也認?”沈謹塵一把甩開司葉南,特嫌棄的拍了拍司葉南抓過的地方。

“不,這是事實。”司葉南深深的吸了口氣,他把地上的江雨菲拉了起來。

“我喜歡雨菲,喜歡了她很多年,大學時我太窮,覺得配不上她,那時我放棄了,一門心思的努力學習,以為改變了就配得上她了,卻不想雨菲結婚了。我很暴躁很不甘心,我曾多次找她,表明想和她在一起,隻要她願意離婚我隨時可以娶她。可雨菲不願意,她捨不得離開你,還說她愛你。我氣不過,就給她下了藥,然後......我要了她,以為這樣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雨菲還是拒絕了我。”

司葉南講完了,這是他的作案過程。但江怡墨知道這些都是假的,司葉南竟然不乖乖聽話,還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攬。

江怡墨走了過去。

“司葉南,你可要考慮清楚,如果你真的認了,光是這一項罪名,夠你進去蹲幾年的,加上咱們沈少的手段,多給你判幾年也是有可能的。可千萬彆一時糊塗,把自己一生都搭了進去,想清楚再講話,嗯?”江怡墨在威脅司葉南。

如果他重新講的話,江怡墨可以保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