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帶江怡墨去了醫院,打了過敏的針。整樁樓都是江怡墨的嚎叫聲,這形象,和她剛纔在餐廳裡收拾美女大佬時截然相反,慫得要死。

徐風站在一邊,趕緊把臉捂了起來,這一刻,他完全不想說自己認識江怡墨,真的超慫的,一點都不霸道女總裁。

“啊!!!疼死老孃了。”江怡墨單手扶腰,徐風扶著她往注射室外麵走。

邊走邊哀嚎,她甚至都想自己弄個醫學團隊,專門研究一種針,紮在屁屁裡不疼的那種。但她忘了,她怕的不是打針時的痛,而是童年時留下的陰影。

“江總,真有那麼誇張嗎?我覺得你是不是太小提大作了?”徐風一臉嫌棄。

“不疼?行呀,改天我就把你送衛校去,讓護士拿你屁屁練習一天,看你疼不疼。”江怡墨好狠。

這可把徐風嚇死了,打一天的針,不得打成馬蜂窩呀!

“BOSS,我錯了,我錯了,當我冇說。”徐風秒慫。

“這還差不多。啊!!不行了,太疼了,我走不動路了。”江怡墨半條腿都是麻的,走一下疼一下。

“要不我抱你?”徐風見BOSS實在疼得厲害,就犧牲一下好了:“公主抱,就當我吃點虧好了。”

噗嗤!

江怡墨差點冇吐出來,徐風要給她公主抱?這傢夥是猴子派來的吧!

“怎麼了BOSS?你好像很嫌棄。”徐風紮心了。

明明他很帥呀!

“對,我嫌棄。”江怡墨再次紮徐風的心。

倆人有說有笑,你一句我一句的,特彆有意思,正往電梯的方向走。剛好從江雨菲的病房經過,江怡墨往裡麵看了眼。

司葉南也在?

“徐風,手機,快拍下來,司葉南這個時候來看江雨菲,肯定有貓膩,馬上拍下來,這些都是證據。”江怡墨說。

徐風立馬拍了下來,有照片有視頻,到時候所有證據放一起,看江雨菲怎麼抵賴。

“江總,都拍下來了。”徐風說。

“馬上撤,彆被人看到了。”江怡墨拽著徐風趕緊往電梯的方向走。

結果冇走幾步,正好遇到電梯裡出來的沈謹塵,他這是過來給江雨菲送晚餐?這傢夥,還對江雨菲這麼貼心,等他知道司葉南和江雨菲的事情,怕是殺人的心都有了。

“你怎麼在這裡?”沈謹塵問江怡墨。

江怡墨怎麼還覺得有些尷尬呢!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尷尬個什麼鬼。

“江總,我先去開車。”徐風特彆識趣的閃了。

過道裡。

沈謹塵高大的身影和嬌小的江怡墨麵對麵站在一起,他比她高出一個頭之多,特彆完美的身高差,讓此時的江怡墨又萌又可耐。

“你的臉?”沈謹塵不是瞎子。

現在江怡墨的臉跟鬼一樣,全是紅疙瘩,他不可能看不出來。

“隻是化妝品過敏,打過針了。你是來給江雨菲送飯的吧!要不你去看她吧!”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

在米其林餐廳裡,那個女人說江怡墨是醜八怪,可見她現在有多難看,她不想讓沈謹塵看到,怕他日後會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