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婷婷和光頭認識。

“放了她可以,不過嘛!今晚你得陪哥。”光頭鬆開了江怡墨,繞上了範婷婷的腰。

“冇問題,等我招待完朋友,就去找光頭。”範婷婷親了光頭一口。

直接讓人把江怡墨和徐風帶到了樓上包廂裡。

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口大鍋,正煮著滾燙的水。不對,好像不是水,是油。

範婷婷笑眯眯的把江怡墨拉到鍋前,光是站在這裡不靠近,就能感受到從鍋裡冒出來的水蒸汽,一個字,熱。

“你說,我要是把你按在這口油鍋裡,你的身體會變成怎樣?”範婷婷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直接往前拉。

江怡墨的身體往前傾了很多,離鍋更近,臉就在鍋的正上方。鍋裡的油正在沸騰,彷彿在告訴江怡墨,來呀,來呀,一起躁動呀!

“你敢嗎?”江怡墨冷笑。

敢?

範婷婷覺得江怡墨特彆的可笑,死到臨頭了,還在這裡嘴硬。

“你覺得呢?”範婷婷瞳孔放大,狠狠的瞪著江怡墨:“要不是因為你,我的雙手不會被燙成重傷,醫生說了,就算以後手是正常的,但皮肉組織嚴重損失,我的手比鬼還要難看。你知道我是乾什麼的嗎?我是手模,我靠這雙手吃飯。”

範婷婷冷笑。

“你毀了我的手,就等於是毀了我飯碗。還有,要不是因為你,我和新合同不會冇談成,你知道那對於我來講是個機會。江怡墨,我現在把你扔油鍋裡炸的心都有了,你知道嗎?”

範婷婷咬牙切齒,她恨江怡墨,恨到了骨子裡。

手模?

江怡墨還確實冇看出來,但她並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一切都是範婷婷咎由自取。

“怎麼,不說話了?理虧?”範婷婷一把掐住江怡墨的下巴,凶神惡煞的瞪著她。

江怡墨隻是不想跟她廢話而已。

“江怡墨,你讓我記住你的名字,我記住了。現在,我也讓你記住我的名字,我叫範婷婷,一個被你毀掉職業生涯的女人。”

範婷婷一把按住江怡墨的後腦勺,她讓人把江怡墨按住,令其動彈不得。

“你這張臉挺好看的。”範婷婷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她直接把江怡墨的油鍋裡按。

今天,她要毀了江怡墨這張臉,讓她一輩子都冇臉見人,否則,難消停心之氣。

“等等。”徐風在一邊喊道。

BOSS要被人按油鍋裡了,他不著急纔怪了。

“不就是毀了一雙手嗎?又不是活不下去了。這樣,隻要你放了她,我可以答應你,幫你介紹一份更好的東西。看你身材還不錯,車模,平麵模特,替身,甚至是龍套演員,我都可以幫你安排。”徐風說。

他冇有吹牛,最近TM集團投資了一家影視公司,占的股份還挺多,徐風一句話,完全可以幫範婷婷搞定。

“你?”範婷婷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徐風有這個能力。

“怎麼,不相信我有這個能力?”徐風說。

範婷婷嫌棄的看了眼徐風,剛纔他被光頭按在地上,踩得像條狗一樣,現在被人架起來像貓咪,一點反抗能力都冇有,怎麼看都是個慫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