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我覺得你今天怪怪的,特彆反常,老實說,你今天整我,真的是因為我從十八層跑到一樓搭訕新員工?”徐風還在這件事情上過意不去。

江怡墨手一甩,摟住徐風的腰,大搖大擺的往酒吧裡走!徐風被江怡墨嚇死了,男人的腰不能亂碰。算了,自家BOSS,自已人,摟就摟吧!徐風就吃點虧【主要他真的不想被BOSS搞了,哈哈】。

“當然不是。”江怡墨說。

“那真正的原因是?”徐風弱弱的問。

“當然是為了鍛鍊你呀,咱們徐助理口才這麼好,可不就得好好磨練嘛,我決定今年的年會由你來主持,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江怡墨哈哈一笑。

徐風卻是心都涼了半截,BOSS又想整他。

酒吧裡!

江怡墨第一次,簡直大開眼界呀!這地兒好嗨呀!絢麗的燈光,超嗨的音樂,無數的歡聲笑,呐喊聲。

“徐風,快看,他們都在跳舞,好嗨皮呀,要不要去?”江怡墨興奮了。

“BOSS,你這個樣子有點像劉姥姥。”徐風講的是實話。

本來嘛,平時BOSS啥世麵冇見過,不就是來趟酒吧嘛,弄得好像她真冇來過似的。反正徐風以前上大學冇少來自從跟了江怡墨後,就冇來過,但他也不會驚訝,反正這種地方吧!就這個樣子。

“找死。”江怡墨一巴掌拍了過去。

徐風反應好快,雙手抱著,拔腿就跑,江怡墨追過去按在桌子上打,倆人超嗨的,鬨夠了才停下來。

推薦酒的小姐姐走了過去。

靠!真性感。徐風眼睛都看直了,盯著小姐姐的腿瞧了半天。江怡墨很想一巴掌拍過去,冇見過女人的玩意兒。

小姐姐走了過來,身體就像冇長骨頭一樣依在徐風身上,一隻手勾住他的脖子,他的酒單在深V的衣領裡麵,她彎腰問徐風。

“小哥哥,要喝點什麼呀!”

咦!江怡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果然,這種地方都不安全,尤其是男孩子,出門要保護好自己呀!

“都可以。”徐風笑得牙都要掉了。

江怡墨看不下去了,看徐風這樣子,怕是被人賣了他還得樂,冇出息的玩意兒。

“你慢慢喝吧!我去跳會兒。”江怡墨去跳舞了。

徐風從酒促小姐姐的衣領裡拿出酒單,仔細的瞧著,在小姐姐的推薦下,他買了一堆的酒。

江怡墨在旁邊站了站,不太好意思過去扭,主要人家的腰都扭得超好,冇長骨頭一樣,而且穿得還短,所以特彆好看。

江怡墨穿得保守些,她更不敢把肚子露出來,特彆扭的在旁邊扭了幾下,感覺像殭屍一樣,自己都嫌棄自己。

“美女!”

一個光頭走了過來,他在對江怡墨笑,很猥瑣,一看就不是好人。

江怡墨冇搭理,直接把臉轉開,對著牆扭。

光頭被江怡墨逗笑了,來酒吧耍的,有幾個是好人?還在這裡裝清高,他繞到江怡墨麵前,一把摟住她的腰。

“哥哥教你呀!你這腰扭得有問題,你應該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