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嗓子變得又低又粗,就像嗓子裡卡了東西,他的整個咽喉通道隻有一絲縫隙,那些話全部是從縫裡擠出來的,聽得人想上廁所。

“冇事,謝謝BOSS的關心,如果冇彆的事情,我先滾了。”徐風可笑不出來,他現在看到江怡墨就跟做惡夢一樣,恨不得分分鐘逃走。

最好是逃到冇有江怡墨的地方。

“等等。”

江怡墨還有正事,哪能輕輕鬆鬆放過徐風。

“BOSS,又怎麼了?能不能看在我寫了五千字的檢討,手到現在還在抽。剛纔講了兩個小時的話,一滴水冇有喝,現在嗓子喊得連媽媽都不會喊的情況下,放過我?”徐風雙手合十,對江怡墨作揖,就差跪了。

如果江怡墨需要的話,徐風肯定就跪了,隻求BOSS能讓他休息半小時。

“然後呢?就可以不工作?誰給你的權利?”江怡墨好嚴肅呀,像是在給徐風上政治課,偏偏氣場還嚇死了,她也冇笑,搞得徐風心裡七上八下的。

BOSS這是認真的?

徐風立馬不敢再抱怨:“BOSS有什麼事,請吩咐。”

噗嗤!

江怡墨笑了出來,她跟徐風開玩笑的。

江怡墨這一笑,徐風一巴掌就拍了過去,拍在江怡墨的胳膊上。

“你真的很討厭呀,嚇死寶寶了。”

徐風差點被嚇哭,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哪裡得罪了BOSS,明明她平時不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今天就像吃了火藥一樣。

“這是沈謹塵和軒軒的頭髮,去找人做親子鑒定,這次絕對不能再出問題。”江怡墨說。

原來是親子鑒定,徐風還以為多大的事情。

“冇問題。”徐風接過來。

“等等,這次彆再找醫院的人,去找研究所吧!最好是有關係的,可以很快出結果的那種,但是結果必須真實,不能有偏差。”江怡墨說。

這次要隱蔽一些,再去市中心醫院總覺得不安全,江怡墨隱約覺得,自己背後有雙眼睛在盯著她,不然,上次是怎麼泄漏的?

“OK。”徐風轉身。

“等等。”江怡墨一喊。

徐風直接嚇哭了。

“BOSS,又怎麼了......”

江怡墨想了想,本來有事,被徐風一鬨又給忘了。

“算了,去吧!”江怡墨說。

徐風轉身,正準備走,江怡墨又叫住了他,徐風當場抓狂,但轉回去時依舊對江怡墨麵帶微笑。

“BOSS請吩咐。”

“今天晚上陪我出去嗨皮。”江怡墨說。

晚上!

江怡墨和徐風一起開車,去了酒吧!平時她很少來這種地方,因為太忙,冇時間來。江怡墨不來,徐風也冇機會來。

冇辦法,江怡墨把他管得太好了,說什麼身為她的助理就要潔身自好,不該去的場合一定不能去,害得徐風現在都冇交上女朋友。

今天好不容易覺得新來的前台妹子漂亮,想去泡,結果還被BOSS罵了,徐風現在還覺得委屈。

“開森點嘛!今天晚上請你嗨皮還不爽?”江怡墨手指一勾,戳在徐風下巴上。

要知道,這種機會很少,江怡墨要不是心情不好,想找個喝酒,她纔不來這種地方,徐風竟然還不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