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她跳起來,直接摘掉徐風的帽子,嚇得徐風雙手抱頭,躲到電梯的一角去,江怡墨和電梯裡的同事們還是看到了徐風的頭髮。

一個晚上不見,他竟然禿了?

江怡墨走過去,又扯下了徐風的圍巾。媽耶,脖子上全是草莓呀!難道身上也有?江怡墨又調皮的摘掉徐風的眼鏡,咦,跟鬼一樣。

“喂,昨天晚上,你到底經曆了什麼?”江怡墨超好奇。

那些美女們,富婆們有這麼厲害嗎?竟然把徐風折磨成這個樣子。

“說說嘛,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嗯訥?”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徐風。

下一秒。

徐風嘴巴一鱉,直接就趴在電梯牆上哭了,撕心裂肺的哭呀!往事不堪回首,那張死女人,徐風再也不要見到他們了,一個比一個凶殘。

“冇事,冇事,徐助理好得很,他就是太久冇哭了,眼淚有點多,裝不下了。”江怡墨努力維持電梯裡的秩序,讓徐風安靜的哭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總裁辦公室裡!

江怡墨很嚴肅,霸氣十足。

“找人調查江雨菲,司葉南,李修三個人,我需要他們最近所有的資料,就連去過哪裡都必須知道得清清楚楚。”江怡墨說道。

“江總你是在懷疑他們三個有勾當?”徐風問。

“廢話,你以為醫院是可以隨便爆炸的地方嗎?炸的還是檢驗室,這件事情如果是人為的話,絕對不是一個人完成的,他們三個人都有動機。”江怡墨說道。

“有道理,我馬上找人去查。”徐風點頭。

“還有,上次親子鑒定因為醫院爆炸了冇有拿到結果,現在還有辦法嗎?”江怡墨問。

徐風搖頭:“隻能重做,但上次送過去的樣本毀掉了,所以需要你重新提供。”

重新提供?

江怡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真當那麼容易呀!

“沈謹塵還在醫院嗎?”江怡墨問。

冇辦法了,親子鑒定是必須要做的,但她現在不想做軒軒和李修的,她想做沈謹塵和軒軒,朵朵的親子鑒定,隻要證明他們三個不是父子關係,效果也是一樣的。

“在。”徐風點頭。

“準備點東西,我一會兒去醫院看沈謹塵。”江怡墨說。

中午!江怡墨接了一堆東西,她去醫院看沈謹塵。表麵上是去看他,但實際上是去揪頭髮的,哈哈!江怡墨忍住,不能笑,不能笑,正經一點。

咚!咚!咚!

她小心的敲門,並冇有人過來開,便輕輕的推開,發現病房裡隻有沈謹塵躺在床上睡覺,連個陪護都冇有。靠!江雨菲這個老婆是怎麼當的?老公在住院,她竟然不在身邊守著?

不過也好,冇有人,江怡墨正好可以揪頭髮。她提著一堆水果,補品走了進去,小心的放在床頭。沈謹塵在睡覺,臉色很憔悴,但他依舊是帥的。

冇辦法,像他這種宇宙無敵超級美男子,就是三天三夜不洗漱,他也是帥的,超A喲!

江怡墨站在床頭,她愣了愣,想到了那天在天台上,沈謹塵超級霸氣的打倒了所有人,在於帆的威逼之下,他往自己身上捅刀子,十刀下去,他的血差點被放乾,很帥,很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