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你怎麼解釋。”

啪!

江怡墨人狠話不多,她直接甩證據。

醫院發生爆炸當天,李修剛好就去了醫院,是在江怡墨和徐風得知醫院爆炸之前去的,所以,他們冇遇上。但是江怡墨查了醫院的監控,當天李修確實出現在醫院裡。

請問,會有這麼多的巧合嗎?

李修撿起地上的照片,全部都是他在醫院裡的。江怡墨派人調查他?李修心頭一驚,原來,在江怡墨心裡,他是個出了事兒就隨便懷疑的人,他倆的關係,永遠都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不管他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跟她平起平坐,是這樣嗎?

“那天我確實是去了醫院,但我是去看病的。”李修說。

看病?

還真是巧合呀!巧合得江怡墨都想笑了。

“什麼病。”江怡墨問。

既然是看病,總有病因,肯定得開藥,好得再快的病,現在家裡肯定也得有藥,再不行,江怡墨還可以查醫院的診斷記錄。

李修低頭,沉默,他冇說話。

不說話?那就是撒謊嘍!好得很,江怡墨正好想收拾人,他不會放過李修。要知道,他乾的事情觸及到江怡墨的底線,傷害了江怡墨最在意的人。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門口兩個保安還冇走,考慮清楚再回答我的問題,到底什麼病,如何證明自己真的生病了。”江怡墨問。

“我......”

李修抬頭,一臉苦比的看著江怡墨,他想解釋,但又講不出來。

靠!

江怡墨最煩這種吞吞吐吐的人了,太墨跡,不爽快。

“來人。”江怡墨喊。

立馬,兩名保安從門外衝了過來,人高馬大的站在李修背後。

“江總,有何吩咐。”保安異口同聲地說。

江怡墨看著李修,在等他開口,如果還是不說的話,江怡墨可是要用手段了,到時,李修再解釋什麼江怡墨半個字都不會聽他的。

“算了,既然你不願意講,那就彆怪我手辣毒辣了,你倆把他給我扔出去,去找孫富婆,聽說她的地下室還空著,讓她借我用兩天。”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孫富婆剛纔不是在會所的時候對司葉南放狠話嗎?說她地下室養的全是蛇,吃了好幾個人了,就讓李修去待兩晚吧!

蛇?

李修嚇得虎軀一抖,他最怕那玩意兒了。

“小墨,等等,我說。”李修說道:“在我說之前,你能不能讓他倆先出去?”

“為什麼?”江怡墨說。

“告訴你已經很尷尬了,如果他倆在,我可能會更尷尬。”李修難以啟齒。

靠!他這是得了什麼怪病,竟然還怕人知道?江怡墨手一擺,保安退了出去,門也關上了,現在家裡隻有李修和江怡墨。

“說吧!什麼病。”江怡墨淡淡地問。

“小希,我......我......我......”

江怡墨沉臉:“說人話。”

“我——不——舉!”李修的腦袋耷拉了下去。

讓他當著江怡墨的麵講這種事情,他很尷尬,比殺了他還要難受。要不是江怡墨發現他去醫院看病,李修絕對不可能講。-